【世界盡頭】

片段8

Category: 片段  







※架空有,人物性格完全崩壞有,捏造有,重新設定人格有
會不會有後續完全是未知數,無法接受者慎入

※配對為SxM,S(香克斯),M(馬可)為主

 



在房門前的縫隙裡
湖水色的眸子一眨一眨的
瞳孔在昏暗中顯得特別明亮



一隻白淨的腳掌輕踏出房門
腳底慢慢的接觸冰冷的水泥地面


然後是第二隻腳掌




男子緩緩的探出那頭金髮,屏息張望著無止盡的長廊兩端



遇到人,要殺掉嗎?


男子心底響起這樣的聲音




".......不行喔,這樣會給醫生添麻煩的"

低語反駁




──────────還真沒意思








嘴上現出一抹微笑


男子打開走廊邊的窗戶,像隻貓兒般輕而易舉的一躍而下





























結束看診時間已經是傍晚


香克斯盡量不去思考早上在馬可的病房所發生的事,認為應該先冷卻一下自己的情緒
於是他在餐廳吃完晚飯便匆匆的回到宿舍去
而沒有去他的病房探望


病院是位於半山腰的位置
所提供的員工與醫生宿舍是合建在一起的
離病院有些距離

所以香克斯都是以車代步,偶爾會用走的



回到宿舍時,外面已經下起傾盆大雨
雷聲轟隆作響
他一面暗自慶幸只淋濕了身上少部分,一面掏出口袋中房門的鑰匙

皺眉,不知為何有種詭異感


口袋裡似乎少了什麼.......



不過這個念頭一閃而逝

他轉開門把
進入昏暗的房間開起燈




醫生的權力往往比員工大,這是很自然的事
在這個病院也不例外
所以醫生與員工的房間是不一樣的


不過香克斯的房間卻是異類中的異類

他的房間格局是巴洛克時期的風格
規模雖小擺設卻華麗的客廳
與一張設計繁雜的辦公桌
天花板還吊著樣式復古的水晶燈

其中還有古老的大鐘
幾個擺設用的櫃子
與一張碩大的雙人床
全部都大量的裝飾上金邊的藤蔓
雖然金色漆也剝落得差不多
看得出來有些年代了

其實香克斯非常討厭這種俗裡俗氣又繁複的風格

不過雷利當初接任院長時,卻又好說歹說的,講難聽點就是威脅要他住這房間

托雷利的福
每每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房間
看到這些刺眼,年代久遠又昂貴的東西

他真的覺得寧可去住員工的房間



拿下眼鏡
將白袍與公事包丟到大床上
香克斯擰著眉頭揉了揉雙眼,好似在對滿屋子的古董進行無言的抗議
拉下領帶讓胸口透氣
然後他咚的一聲跌進柔軟的單人沙發裡

靠在椅背上,依稀還聽得見遠方傳來的雷鳴

在昏暗的橘黃燈光的催化下
他凝望著窗外因沖刷而下的雨水而模糊不清的景色
沉重的睡意壓上了眼皮

最終敵不了一日累積下來的疲勞


香克斯倚著沙發緩緩的睡去












"......咚....叩叩"

身軀直覺的抖了一下


香克斯在睡夢中聽見敲擊的聲響,在昏沉的大腦裡迴盪著


".....唔............"

勉強睜開雙眼,想再一次確認聲響的來源

"叩叩"


聲響是來自門外,他看了一下大鐘


這麼晚了.....是誰?



第一直覺,香克斯只想到貝克曼
偶爾他會來這裡串串門子喝個幾杯酒


除了他已經想不到有誰會在這種時間點來找自己了




撐起剛睡醒而不甚靈活的身軀
香克斯伸手打開鎖,旋開門把

"!!!!!!!!!"


雷又轟的一聲,刺眼的光照亮了門外的人的臉孔
他瞪大了雙眼
而後他直覺的立刻把眼前的不速之客拉進房內
力道之大讓後者吃痛的悶哼了聲

甩上房門,香克斯喘著大氣

嘴裡困難的擠出質問



"....你....怎麼可能.........!!"



眼前的金髮男子只是瞇起了雙眼,將手上的東西亮給香克斯看






那是一串病房的房門鑰匙




"粗心大意的醫生"

馬可的唇彎成姣好的弧形說著


先不說自己糊塗把鑰匙遺忘在病房裡的部分

光是要走出病房就會遭遇到許多巡邏的護士與員工
從窗戶逃走更是困難
因為馬可的病房可是位於頂樓的方位
跳下來可不是粉身碎骨就能了事
除非眼前的人有長翅膀

當然一層層樓爬下是有可能的
但要不撞見到任何人員也還是不容易


無法理解馬可到底是如何逃出


更何況還能找到這個門禁森嚴的宿舍來




香克斯的腦袋裡快速閃過這些想法時,與馬可那毫無情緒的眼神對上

除了臉頰上被樹枝刮傷與雙腿的擦傷
身上並沒有更大更嚴重的傷痕

馬可的髮梢滴著水珠
身上僅有的單薄的病人衣服被雨水淋濕
結實的膀臂與胸肌上的刺青,略有曲線的腰身
透過衣服若隱若現


".......總之,你先去把身體擦乾,然後我幫你處理一下你的傷口"


香克斯輕咳一聲
藉著去櫥櫃拿取乾淨的衣服移開了眼光
怕自己再盯下去又會有奇怪的想法

"要借用一下醫生的浴室"

對於馬可的提醒
他比了個簡單的「請」的手勢


等到浴室門關上

香克斯的腦袋又再度一片混亂




現在是怎樣的狀況....

拿了鑰匙的他明明可以就這麼遠走高飛
卻還特地跑來這裡

不對



重點是他來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


他轉頭盯著放在櫃子上的電話




要打電話通知雷利嗎?......還是就這樣.....







裝做什麼也沒發生.....








"我好了"

平淡的嗓音隨著開門聲傳出

香克斯回過頭,卻看到馬可身上穿的不是自己給他的衣服
而是浴衣


"你怎麼會穿浴衣?"

"醫生的衣服稍微大了點"


但是浴衣穿在他身上只是顯得更加寬鬆
連肩膀都快露出來了


嘆了口氣

"坐到那邊去吧"


香克斯指了指平常自己坐的那個單人沙發












馬可坐在沙發上,伸出了左腿

只有一隻手的香克斯讓馬可的腳掌放在自己跪著的大腿上
這樣就方便檢查與處理傷口

翻開腳底,香克斯的眉頭再度擰起


他的腳底都是被碎石與樹枝,玻璃扎到的傷痕
大大小小的,不難想像馬可是赤著雙腳遊走在山路間


"......會痛講一聲"

淡淡的說著,香克斯先幫他的傷口消毒



整個過程中,馬可並沒有喊痛
只是看著身下為他處理傷口的香克斯


房間內的沉默與燈光凝結在空氣中

大鐘發出的滴答聲與外頭刷刷的雨聲
合奏成了惱人的噪音



"馬可,我想問你,為什麼你會來我這裡?你明明.....可以逃走的"

香克斯語氣壓抑的提出疑問

他抬頭,看見馬可那稍稍愣住的神情




".....我也不清楚....或許就只是想待在醫生這裡,如此而已"

".............."


在馬可那深晦不可測的瞳孔之中,似乎有著落寞與不安


當下,香克斯不否認自己看到傷痕時的感覺

就像看到馬可那次發作時一樣




那是一種詭異的,緊揪著心臟的嘔吐感



不管自己是如何的被看待
他就是無法討厭眼前的男人的原因

經過了早上的事


他終於明白────────────







香克斯的手指輕撫馬可腿上已經消毒處理的傷痕
指腹輕柔的掃過

就像是觸碰著易碎物品般的小心翼翼

".........?"

他看著馬可的眼神因異常溫柔的動作而飄忽不定
然後他低垂下身子,扶著馬可的小腿

溫軟的唇就這麼貼上他的肌膚



他感受到小腿的主人輕顫了一下



如同蜻蜓點水

如同虔誠的信徒低頭禱告著


粗糙的手掌撫上了肌膚細緻的大腿
香克斯繼續以唇輕吻

每個傷口都不放過


甚至伸出濕熱的舌尖舔舐

"醫.....生.....?"


或許也沒料到香克斯會有這樣的動作
馬可低啞的聲音有著一絲訝異
卻也同時染上了情慾

身下人的吐息
與下巴的鬍渣抵著腿摩娑的觸感讓他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香克斯的唇來到大腿邊

舔吻逐漸的轉為濕潤的囓咬,力道技巧性的輕緩溫柔而帶點沉重
將名為佔有慾的粉色咬痕烙印在白皙的肌膚上
引來頭上人的喘息與低聲的呻吟






早晨因挑逗而被挑起的慾望在兩人之間微微的發酵














後記:在寫下去字數就爆掉囉vvvvv
所以勝負(?)下回分曉!!!!!!(被眾歐)





Comments

« »

08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