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片段9

Category: 片段  





※R18

※架空有,人物性格完全崩壞有,捏造有,重新設定人格有
會不會有後續完全是未知數,無法接受者慎入

※配對為SxM,S(香克斯),M(馬可)為主

 















在一片幾乎要被沖昏的燥熱感中



男子已經忘記了是如何把和對方的肉搏戰從沙發轉移到那張品味低劣的雙人床上

他只記得底下那具身軀灼熱到發燙的溫度
隨著粗魯的愛撫昂揚而起的慾望
被汗所浸濕的背脊

與那在強烈的撞擊之下所發出的低喚




"醫生........"












香克斯可以直截了當的說,自己從沒與同性發生過關係
與底下的男人是初次
但他完全知曉自己該怎麼做

他將身子壓低往前傾,右手持續的套弄著對方的硬物


"啊啊.....醫生....."

"馬可....呼....."

因為姿勢的微調使得馬可的快感加劇的強烈,連呻吟也變得低啞性感
與自身灼人的體溫不相上下的身軀貼近了背脊,馬可覺得自己就快要融化在對方的擁抱之下

兩人粗重的喘息在華麗的房間瀰漫開來
在刷刷雨聲中異常的清晰


下半身貼緊了對方的臀部,讓自己的慾望一次比一次更加的深入體內
香克斯感受到身下人的劇烈顫抖與撞擊到最深處時所引起的陣陣痙攣

"醫生...醫生..........."


"叫我的名字....."

低沉的嗓音夾雜著熱氣
在馬可紅得燒透了的耳邊緩緩的吐出
此刻他只想佔有這個男人,只想聽到他叫著自己的名字


"香克....斯....哈嗯....."

軟舌抵著嫣紅濕潤的下唇叫喚著
香克斯抽出,把對方翻過身來,再一次的沉入

"啊.....!!"
體內再度被充滿,馬可的眉頭擰起
因情慾而迷濛的瞳孔中倒映著頭上的身影,發燙的臉頰染上了紅暈,與律動所流淌下來的汗珠
吻上了他的唇,香克斯加快了身下撞擊與右手套弄對方的速度,想擺脫這股莫名的燥熱與難受的腫脹感

當兩人在快感的高峰達到頂點時,香克斯感到左眼的疤痕一陣陣的像針刺般抽痛起來

然後迎來的是腦中一片空白,與熟悉的聲聲呼喚




"...斯....香克斯...香克斯..........."







香克斯意識過來時

沾著乳白色液體的那隻手已經扣住了身下人的脖頸

感到自己沉重的頭微微的發疼,太陽穴抖動般的跳著
不是達到高潮後的歡愉,而是出自於直覺



與那時的景像重疊在一起



"..............."

才剛做完愛就被頭頂上殺氣四溢的男子這樣對待,馬可倒是沒有一絲絲驚訝
只是凝望著香克斯因恐懼而睜大的雙眼
喉間發出微弱的嘶嘶聲

等待呼吸平復後,香克斯這才像驚覺自己做錯事了的孩子般
顫抖的右手漸漸的放鬆力道,縮了回去




".................對不起....."


經過了良久的沉默,紅髮男子一臉疲憊的開口
他看著馬可頸上留下了黏稠的白液與自己的指甲深陷進去的血痕混合為一
內心卻有一種微妙的歉疚與......興奮


"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


馬可還是凝望著他,聲音比剛才交歡時再嘶啞了些





"..................."


為了什麼?

因為與自己的病患,還是個男人上床?

還是因為自己掐住了他的脖子?



自己也不知道.......






香克斯選擇不回應,默默的抱起了還以令人遐想的姿勢躺在自己身下的馬可



"去浴室沖一下吧"
















再次睜開眼睛時
出現在眼前的是昏暗的天花板與閃著微弱反光的水晶吊燈

雨勢變小了,但還是聽得到模糊不清的晰哩聲響



香克斯緩緩的起身
看著身旁背對自己的身軀


"....馬可,還醒著嗎?"



唇蠕蠕的動著,音量微弱得像是在和空氣對話般
香克斯的問話並沒有得到馬可的回應


"........睡了嗎...."

更加小聲的自言自語

房間內理所當然的還是只聽見大鐘滴答的聲響
空氣中的沉默卻令人感到窒息


"......還醒著的話,就聽我說吧,沒醒就當我自言自語好了"

嘆了口氣
香克斯猶豫了片刻,似乎還在思考要如何說起

不過他很快的就開口了


"你早上不是問過我,有沒有殺過人嗎?"


"實際上....我殺過"








"而且是遠比你想像還要多的數字"




"我生來就因為少了一隻手臂而被遺棄,是某個男人收養了我"


他叫羅傑



"從小我就被他培養成殺手,因為他是當年反政府組織裡的頭頭"


"他很強悍.....是我一直崇拜的強者,我並不把他當成父親,而是將他當成了我最想追上的目標"
"一直以來我抹殺了許多生命,這麼做純粹只是想追趕上他....."



"而他卻死了"




死在我的眼前,就在左眼被刻劃上傷痕時......





"原來當我殺死許多人時,那些被殺死的人的朋友,家人,子女....."

"不就像現在的我一樣!?"



香克斯自白時的聲音微微的顫抖

"我曾發誓不再殺人,組織也就這麼瓦解了.....我跟著雷利來到這裡,以醫生為職業,想盡自己的力去幫助那些病患....."


但諷刺的是
那些被我奪去的生命成了壓迫我的夢魘....

甚至有時覺得我根本就是那些病患的其中一員



"情況根本沒有好轉,我覺得自己還是.....還是......"




.......殺人兇手






突然,一股溫暖往自己身上纏繞

是馬可



"香克斯....你想要拯救的是那些人,還是拯救你自己....?"

低沉安穩的聲音這麼問著
修長的手指輕撫香克斯的臉龐
湖水般澄澈的眼眸專注的凝視著他,彷彿能看透眼前的人的靈魂與所有






拯救....自己.....?




"如果是那樣的話,已經夠了喔....你為他們所做的....."

馬可抱住了還在為上句話語愣住的香克斯
讓他的頭靠向自己的頸窩

聞到的是沖澡時用的沐浴乳淡淡的香味

聽到的是緩慢搏動的心跳聲

感受到的是耳邊那溫熱的吐息
與馬可的那輕柔的順著他那頭紅髮梳理而下的雙手


"都過去了.....沒事的....醫生"
低垂下眼瞼
輕聲細語的安撫著懷裡的人,好似唱著安眠曲



此時雨已經完全停了
淡紫帶藍的月光在雲與霧氣中若隱若現
微微的從落地窗透進昏暗的房間內
在兩人身上泛起柔和的光暈




紅髮男子的手臂攀上了馬可的背部


在他的懷裡無聲的咬牙啜泣




















匆促的腳步聲從遠方傳來
連先敲門請示的禮儀也顧不得了,護士直接開門進入了院長室

"院長!!不好了!!!124病房的馬可不見了!我也無法連絡上他的......"

護士邊喘氣邊說著,表情可說是花容失色


"我知道"

雷利沉穩老練的聲音打斷了護士接下來想說的話

"先緩著吧,如果經過四天那傢伙還沒連絡我,就帶著警衛去吧"


"欸......!?"

已經嚇得不知所措的護士根本沒能了解雷利話中的含意
只能呆愣的站在原地







"我想我知道他會逃到哪裡去"













後記:
於是這肉(H)神馬的我竟然是一個早上的時間就生出來了!!!!
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
果然還是和心情與靈感有關吧...
本來預定今天是要畫彩稿的結果沒有靈感
反而是寫文的靈感高漲啊vvvvvvv
人的思緒真是複雜又奇妙.....



Comments

« »

08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