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片段12

Category: 片段  





※前段有虐有R18描述,請慎入

※架空有,人物性格完全崩壞有,捏造有,重新設定人格有
會不會有後續完全是未知數,無法接受者慎入

※配對為SxM,S(香克斯),M(馬可)為主

 






















"嗯...好厲害...."
昏暗的燈光照映在發臭發黑的牆角
男孩將握在手中那猥褻的海綿體細細的舔吻著

數不清傷痕的身軀,被拴上狗鍊的脖頸,失神的雙眼,甚至連若隱若現的金色睫毛上都滿佈那腥臭刺鼻的污濁液體

"賊哈哈哈...終於想開了嗎?"
身軀碩大的男人發出下流的笑聲, 他戴滿戒指的手拽起身下男孩的金髮,愉悅的欣賞著掛滿自己體液的臉龐

"放心吧,在把你賣掉之前,我會讓你滿足得爽上天堂,賊哈哈哈哈哈!!!!!!"

男人沉浸在成功征服的快感與成就感中,卻絲毫沒有察覺到男孩瞳中閃過一抹妖魅的腥紅,還有......



"真是期待啊.....做為回報,就讓你見識地獄吧....蒂奇"

惡魔般的低語─────────

















略顯焦躁的腳步聲在空蕩的走廊迴響著
紅髮男子身披白袍,走到長廊盡頭的一扇房門前停下來,他伸出手敲了敲

"進來吧"

聽到應聲,男子才開門進入

"果然,會在這種時間來的人只有你了"
".....真會說,還不是雷利院長你叫我來的"

站在木櫃前的老人聞言輕笑了聲,將手中裝有透明液體的玻璃杯遞到香克斯手中

"日本酒"

香克斯感到不解地皺了皺眉
"你不是只喜歡收集威士忌嗎?怎麼會有日本酒?"

"人事部門的一個綠毛小子送的"

之後兩人啜飲著口感冰涼的清酒半倘毫無對話

"蜜月,似乎還不錯吶"

率先打破沉默,話中似乎還帶著刺的是雷利
"蜜月?誰的?"
香克斯歪頭持續剛剛不解的表情
"當然是你和馬可,這裡除了你和我以外還有誰嗎?"
".....喂喂....我是不知道那些來接馬可的人員誤會了些什麼,但是我和馬可並不是..."
"喔?那在海邊那裡也是誤會了?"
雷利挑起眉頭調侃眼前的紅髮男子
"............你該不會派人跟蹤....!!"
"你這小子....我是叫你看著馬可,可沒叫你看他看到床上去"
嘆口氣,雷利像是遇到麻煩事的老媽子般自顧自的碎碎念並搖了搖滿是白髮的腦袋
而香克斯只能臉色鐵青的狠瞪對方卻無法反駁

"對了,你說找我有事?"
尷尬的咳了幾聲,趕緊轉換話題
雷利應該不會只為了揶揄這件事而把自己大半夜的叫來,香克斯心想著


"....是啊"
雷利將辦公桌上那一疊東西交給紅髮男子
那是一本裝訂粗糙的筆記

"這是......?"
"這是某間病院的醫生留下的手寫紀錄,如你所見,因為發生火災的關係....."
"說重點"

有些不耐煩的催促著

"這個醫生,就是馬可的上一個主治醫生"


瞪大雙眼,他立刻翻開手中的文件,雖然表面充滿了被烈焰燻黑的斑駁,但整齊劃一的字跡依然在泛黃的筆記紙中清晰可見

「5/10 初次見到馬可,他非常的安靜,甚至可以說呈現恍惚的狀態,難以想像他就是幾天前震驚全鎮的屠殺案的罪犯」

「5/13 根據這幾天的觀察,馬可的精神狀態大致良好,已經能適應環境,食慾也正常」

裡面許多諸如此類的流水帳內容,香克斯細心的翻閱,彷彿這麼作能夠了解關於更多馬可的事


「6/29 一提到馬歇爾‧D‧蒂奇的名字,馬可發作了,並攻擊周邊的護理人員,連我也差點被捲入其中,他陷入了極度歇斯底里失去理智的狀態,在好幾個人的壓制下打了鎮定劑才他昏睡,但在昏睡中,馬可還是不斷喊著『不可原諒、不可原諒』」



"只有一個人是絕對不能在馬可面前提起的,就是蒂奇"
雷利有些嚴肅的嗓音在香克斯背後響起
"蒂奇.....蒂奇不就是馬可養父的兒子嗎?"
香克斯一邊盡力回想馬可病歷上的資料一邊說
蒂奇是艾德華‧紐蓋特的長子,由於覬覦父親的龐大財產而下手謀殺,甚至以大量的金錢與人脈買通當地警察免去牢獄之災

"沒錯"
"『不可原諒』....指的是蒂奇謀殺了他的養父艾德華與兄弟薩奇和艾斯吧?"
".這應該只是其中之一"

從紅髮男子身後繞到窗前,老人望著自己到映在玻璃窗上的影子娓娓道來

"蒂奇是個野心異於常人的男人,可以說是無惡不做,在外面結交了狐群狗黨之後,殺人、縱火、搶劫,他通通都有涉入....但他所做的還不只是這樣"
"?"
"香克斯,你還記得人格分裂患者的形成原因嗎?"
雷利突然問起毫不相關的問題讓香克斯稍稍愣住,不過他還是本能的把腦袋中記得的內容背誦出來

"童年創傷,當患者遭受到衝擊時,會以類似逃避現實的『放空』方式,催眠自己『這些事不是發生在我身上』,尤其是性侵害與近親相姦的比例最────────........"
機械性冰冷的術語還沒說完,男子瞬間倒抽口氣,原本閉塞的思路似乎有了連結,他驚恐的看向同樣額頭冒著冷汗的老人

"難道......."
"就是你所想的那樣,這就是蒂奇在那孩子身上所做的事,那幾乎是難以想像的虐待,更何況還持續了將近兩年,那孩子會殺了他,可以說一點都不意外"

"所以『不死鳥』的人格就是在那時...."
雷利點點頭繼續說下去

"觀察記錄提到,『不死鳥』是一個高傲,充滿憤怒且極為殘忍的人格,似乎還擁有未知的力量"
"力量?"
香克斯翻過紙頁,接下來的內容卻像是被水給賤濕般暈開來,再加上被火灼燒過的痕跡,文字模糊且難以辨認

可惡....明明應該會有提到另一個人格的詳細記載卻....

"這個醫生現在在哪裡?"
"他已經死了,就在那間醫院發生大火時"
".........!"
震驚之餘香克斯還是不想放棄

"那場火災還有生還的人嗎?或許可以找他們來談..."
"我就是找你來說這件事的,香克斯....."



"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深入追究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聽到這句話一時之間香克斯的大腦還沒反應過來
"字面上就是這個意思,不要再想著治好馬可什麼的念頭了,讓他維持原狀就好"
"你......死老頭你知道自己在講些什麼嗎!!!"
香克斯終於忍不住發出怒吼

身為醫生不就是要治好病患,哪有醫生放著病患不管任其自生自滅的道理,更何況他已經和馬可約定了.....



"..........根據那時目擊者的說詞,燃燒著醫院的....是像鮮血一樣濃稠艷紅的火焰"
沒有理會香克斯的斥責,雷利繼續說下去

"警方也對那場火災進行調查,卻沒辦法查出原因,只知道當時的火焰能量異常,據說連現今任何科學儀器都無法製造出那種顏色的火焰"


"你....到底想說什麼....."

"那場火災除了馬可之外無人生還,雖然警方也曾懷疑他但苦無證據,如果真的不是馬可所為...能想到的只有他體內的人格"
雷利邊說邊將手中的玻璃杯放下



"『不死鳥』太危險了,不能讓他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這樣的話不是更應該!!!"
"所以我說讓他維持現在這個樣子,之前那個醫生也嘗試讓他的人格統一結果卻死於火災燒得連灰也不剩!!蒂奇和他那些混吃等死的人渣朋友們妄想控制他下場就是被剁成肉醬!!!!!你也想變成那樣嗎!!!?"

憤怒鮮少表露無遺的雷利一掌重拍辦公桌,放置在邊緣的玻璃杯就這麼摔落地面發出刺耳清脆的聲響
而伴隨那容器的破碎,兩人之間的氣氛也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你顧全大局這點從一開始就沒變呢,『冥王』"

緊繃得令人心跳停止的空白之後,從紅髮男子口中吐出的是無情諷刺的字句
眼神中更流露出冷冽的情緒

"『那個時候』你選擇救我,而不是羅傑,所以他死了,而你現在也在做相同的事情,不是嗎?"
彷彿壓抑已久的怨恨爆發出來,香克斯卻是一字一頓,緩緩地說道


"............."

"很抱歉....只有馬可這件事,恕我無法聽從你的命令,我要按照我自己的做法來實行,告辭了"

雷利在鏡片底下的雙眼注視香克斯,表情瀰漫著淡淡的憂愁,刻畫在臉頰上的歲月痕跡讓他看起來更顯滄桑,老人很想反駁解釋些什麼,聲音卻像是從喉嚨失去般無法發出,雙腳也生根似的佇立在原地無法前進一步
香克斯垂下了眼睛,瞳中的情緒由冰冷轉為空洞的失落,他說完後只留下重重的摔門聲,與急躁的的腳步聲遠離而去







『雷利,聽我說,明天的反抗將會是一場硬仗,如果我和香克斯有個什麼萬一,麻煩你先去救他,不要在意我』

『我的病沒救了,就算死了也毫無遺憾,但香克斯還有大好的未來等著他,我不希望他被困在這個世界裡無法回頭....』







『最後,幫我跟他說聲對不起........夥伴』




腦海中響起的聲音依然清晰,只是主人卻已經不在這個世界的任何一處角落
躺在冰冷的座位上,雷利取下眼鏡,將攤開的手掌緩慢的覆上自己的雙眼,兩行水滴從指縫間滴落















後記:
從這篇開始差不多要解謎(?)了
步調應該會變快了

Comments

« »

06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