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片段14

Category: 片段  






※R18,有暴力描述慎入

※架空有,人物性格完全崩壞有,捏造有,重新設定人格有
會不會有後續完全是未知數,無法接受者慎入

※配對為SxM,S(香克斯),M(馬可)為主

 







某天,他做了一個夢



或許那就是所謂的天堂吧,他想

自己置身於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如同大海般蔚藍清澈的天空,溫暖和煦的陽光灑在身上,形成一層幻夢的光暈
在那裏不只有自己,有衝著他露出爽朗的笑容還大聲吆喝的薩奇,把雙臂擱上自己肩膀的艾斯,有他們所飼養的白狗在他身邊蹭啊蹭的,還有自己所敬仰的那高大如山的身影所發出的"咕啦啦啦啦...."的聲音,彎月形的鬍子彷彿訴說著老者隨時隨地都像是在微笑,讓他也不禁發自內心的笑了出來

他突然想起薩奇說過,其實老爹從上一代繼承了很多財產,但他卻絲毫沒有興趣花用,而是住在普通簡陋的小屋裡,偶爾出海找點樂子捕魚打打牙祭

"因為我的夢想不是那些金銀財寶,而是希望擁有自己的家人,你們就是我的家人,咕啦啦啦....."

當他問起時,老爹淺淺的笑出聲,寬大的手掌拍了拍他的頭這麼說

午後的悠閒時光,他最喜歡和老爹他們一起在樹蔭的陰涼處下躺著休息,在普通人眼裡是再平凡不過,對他而言那卻是充滿幸福的傾刻

雖然彼此沒有血緣關係,但他打從心底深處愛著他們
那是他的家人,也是他僅有的



直到那個人回來













香克斯打開房門,看見的是似乎已經大病初癒,並坐在床緣的金髮男子

"馬可......?"
"....醫生.........."

男子望向他,看起來還是有些恍惚,聲音之中透露許久滴水未進,低沉而乾啞

"馬可!沒事吧?感覺如何?"
香克斯強忍住想要抱緊他的衝動,他一個箭步蹲下身,一邊問一邊用手指輕撫著他消瘦的臉頰,想確認對方有沒有因為長期高燒而燒壞了腦子

"醫生....香克斯....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馬可眨眼望著香克斯,他的神情矇矓得猶如才剛從靛藍的汪洋中浮起,湖水色的眸子中近乎純粹,是那樣的清澈無暇
"沒事了,幸好你醒了"
香克斯讓馬可靠向他的肩膀,他把對方緊緊地收緊懷裡,小心翼翼且溫柔的摩娑著他線條漂亮的後頸,直到他感覺到一股微微的濕潤與吐息爬上了自己的耳後

"呃....馬可!?"

語氣顯得有些意外
抱著他的男子撥開他的紅色髮絲輕輕舔吻,緩慢的沿著耳背直至脖頸,引得香克斯背脊一陣顫慄

"..................馬可,你才剛痊癒"

而且這裡是病房,隨時都會有人經過

香克斯無奈地嘆氣,但不可否認的是他也被對方輕易的挑起了慾望
馬可寬鬆的衣領讓他露出了半個膀臂,或許是高燒剛退去的關係,他的肌膚細緻卻不是慘白,反而透著一點誘人的紅暈,香克斯拿下眼鏡擱在桌上,他仔細的端詳著馬可,高挺的鼻子發出均勻的呼吸聲,抿起的唇瓣是淡淡的粉紅色,他沒想多久便把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香克斯.........."







他全身赤裸,被細線綑綁束縛,扣除臉頰,他身上有很多傷口,有鐵鍊摩擦的,有皮鞭抽的,有菸頭燙的,有針刺的,更有被侵犯所撕裂的,但他已經痛到沒有知覺去數到底有多少
明明在那時候自己應該就跟著他們一起消逝,自己現在卻淪為那些人渣的籠中鳥,在那些人身底下被迫羞恥的張開雙腿沒日沒夜的迎合他們的強索


"喂!!你們要怎麼搞他我都沒意見,就是別傷到他的臉,臉破相了就不能賣個好價錢了"

他聽得到每次那個人總是不厭其煩的提醒,語氣輕鬆地像是在談論今天午餐吃些什麼一樣,在他的耳膜裡形成模糊的回音

起先他面對那些行為感到噁心得想嘔吐,雖然他吐不出任何東西
那些人在他強烈的反抗之下逼不得已只能對他注射某樣東西,他不知道那是什麼,只知道每次注射完後,他就會在那些人對自己粗魯的暴虐之中嘗到強烈的歡愉與快感,這讓他每次完事後羞恥到恨不得撕毀自己,無奈他的嘴被布條綁住,連求死也不行



好髒,那些男人把汙穢全部留在自己的身體裡


他沒有力氣再去把意識的碎片撿起來拼湊
他好想就這樣消失,因為對現在的他而言,那是祝福,是解脫




於是他聽到了聲音










彼此粗重的喘息與低吟充滿整個空間,從窗戶透進來的微光是這昏暗的病房唯一擁有的光源


如此神聖,如此讓人感到窒息


"馬可.......馬可......."
在床上,香克斯一遍遍的呼喚著男子的名,語氣虔誠得幾乎讓人產生他正在禱告的錯覺,他撩起馬可的衣服,那刺著彎月與十字架的胸膛在他眼中依然美麗,他俯下身親吻比起前陣子還要瘦上一圈的身軀,淺淺的嘆息輕搔著身下人的肌膚

"香克斯....嗯.....快點......."

顯然是感到難耐,馬可不安的扭動著腰,潮紅爬上了他的雙頰與耳邊,催促的聲音也因為染上了深邃的慾望而變得含糊不清

".....站起來,到牆壁那邊"
被香克斯充滿磁性的嗓音誘導,他們來到了靠近門邊的水泥牆,這裡比較接近視線死角,除非外面的人湊近毛玻璃看,如果只是經過的話不會看出裡面的任何異常

紅髮男子脫下乾淨的白袍將它丟在床邊,讓馬可和他面對面然後蹲下身,手掌隔著布料輕觸對方已經因勃起而緊繃的下半身,聽見馬可發出舒服的低吟,他緩緩地幫站著的人卸下褲子,粗糙的唇瓣吻上了性器的頂端

"啊....香克斯...........!"

敏感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使得背部微微弓起,頂端也滲出了透明的液體,在香克斯離開時牽出一條黏稠的銀線,他一邊含上眼前挺立的分身,右手一邊將馬可圓渾緊實的臀部揉開來

"那裏....嗯....."

馬可身軀一顫仰起脖子,雙手下意識地抓住了他的紅頭髮,腰身也配合的挺送起來,香克斯繼續吞吐嘴裡含著的慾望,引導頭頂上的人將其中一隻腿抬到自己肩上,直到唇邊溢出了唾液,他用手指沾上一些並藉著潤滑緩緩地進入已經有些濕潤的後穴不安分的攪動著

"唔啊...!!香克...斯.....嗯.....哈....."

身前與身後的雙重刺激讓馬可背部弓起的幅度加大,強烈的快感使他捲曲起腳趾,兩人的動作也隨著彼此的喘息加劇,混雜著淫靡的水聲不絕於耳,在富有技巧性的愛撫之下馬可很快達到頂點,濁白的精液全數射在身下的人口裡
"呼....哈啊.....哈......"
只見香克斯吐出疲軟的分身,將口腔裡腥鹹黏稠的液體吞嚥而下,馬可兩腿一軟,整個人順著水泥牆滑入了他的懷裡,胸膛因為高潮的席捲而上下起伏

"很濃呢....你已經忍這麼久了嗎,馬可......"
舔拭過嘴角,香克斯的臉上浮現出壞笑,壓抑著如潮水般澎拜的慾望,他在馬可紅透的耳邊輕輕低語,低啞的嗓音中夾雜著溫熱吐息吹過耳廓搔得他又是一陣顫抖

"香克斯........."
"嗯....?"

馬可伸出手臂摟緊紅髮醫生,大開的雙腿膝蓋輕輕摩擦著他的腰際,唇也悄悄靠向他的耳邊,惡魔般十足挑逗誘惑的低喃



"香克斯.....還不夠.....給我....更多...."









起先那聲音非常非常的微弱,連地下室只剩自己一個人時也幾乎聽不太清楚,宛若螞蟻的慘叫聲似的不存在,後來隨著折磨與憎恨的與日俱增,那聲音就越來越清晰

清晰到他覺得那比烈焰更甚,彷彿熔岩般沸煮滾燙的怒吼從自己腦袋內爆發開來



滾開、好噁心、好痛、我受夠了


我要讓他們生不如死────────────












紅髮男子褪去西裝褲和內褲,他並不急著立刻進入,反而是握住自己腫脹的性器抵上了馬可身後的穴口磨蹭起來

"唔.....快點進來....香克斯....."
"你想要我進到哪裡呢......?"

壞心的笑了笑,堅挺的頂端先是向前抵稍稍撐大了濕潤的穴口,然後又故意滑出,反覆如此讓馬可有些焦躁的晃動著腰部彷彿在邀請身後的人
"快點...哈嗯....我想要....."
馬可轉過頭回望,雙眸中盈滿了欲求,香克斯托住他的臀部後便猛的往前挺進,毫不費力的一下子頂到最深處

"啊啊.........!!!"
體內一下子被充滿,馬可再也無法忍耐而擰起眉頭叫出聲來

"唔!....小聲點.....會被人聽到"
雖然下身的緊緻感使他也忍不住低吟,但是病房的隔音並不理想,至少不要讓聲音傳出外頭....香克斯想著一邊將手指放入馬可的口中,一邊緩慢的抽動埋在對方體內的慾望

"嗯...哈......香...克斯.....咕唔......好舒服......"
馬可緊皺著眉頭,身上的肌膚被情慾染得潮紅,濕淋淋的汗水混著淚從臉頰沿著下顎淌至鎖骨,柔軟的唇舌含弄著在口內攪動的手指,連帶著嘴邊透明液體的流出,那種魅惑的姿態盡收眼底讓香克斯全身感到燥熱,下身撞擊臀部的速度逐漸加快,他的胸膛貼上馬可滾燙的背脊,彼此身上的汗水因為律動而不斷滴落,自己還穿在身上的白襯衫也浸濕了大半

香克斯心裡突然升起一股異漾感,但是隨著越發高漲的慾望他並沒有去理會那一閃即逝的念頭








『我們一起逃出去』


在漫長的等待之後,他聽到腦袋裡的那個聲音這麼說,或許是又幻聽了吧....但又怎麼解釋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他和自己一樣赤裸著身體,和自己的長相如出一轍,簡直就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不同的是他的髮色黝黑得發亮,雙眸是如同鮮血般的暗紅,神情中充滿傲慢與不馴

如此相似,卻又是完全不同的個體


你是.....誰?

問出口連自己都覺得笨拙,但是眼前的人只是笑了笑


『我是............』









"啊啊.......好...嗯.....棒...嗚.....香克斯....!!"

已經分不清是第幾次的交合,兩人持續地在彼此身上找到最瘋狂最直接的溝通方式,素色的床單上遍佈濕溽的痕跡,兩人的衣服早就凌亂隨意的丟在床下,簡潔的空間內只剩下肉體相撞的聲響與身下的人難以壓抑的放蕩呻吟

"不....嗯...哈...又....要...不行了...好深...不....啊....."
"馬可.....!呼...一起....."

說完便吻上了對方,滑溜的軟舌相互纏上了彼此的,香克斯衝刺的每一下都是抽出後再重重的插入,馬可一手緊抓著床單,另一手與香克斯的手指交纏在一起,雙腿也攀上他的腰際以抵過撞擊的力道和即將到來的狂潮

"嗚......哈啊....嗯唔唔唔唔唔!!!!"
唇瓣被封住,馬可的喉間發出了驚呼,他仰頭背脊弓起,全身因為高潮帶來的劇烈快感而痙攣顫抖,香克斯直到身底下的人放鬆身軀,他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他的唇,將已經釋放的灼熱探出對方狹窄的甬道
他們緊緊的擁抱彼此大口呼吸著,香克斯伸手按在馬可的金髮上,慢慢地撫摸著,稍作歇息後他趕緊幫自己和馬可穿上衣服





"....紅....髮"


在大腦接收到這兩個字的那一瞬間他停止了動作,甚至感覺到空氣的凝結

香克斯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會這樣稱呼他的人並不多,至少眼前這個男人是絕對不可能────不顧褲子的皮帶還沒繫好,他立刻起身遠離躺在床上的馬可,猶如驚弓之鳥,充滿警戒的金色瞳孔注視著馬可


他的直覺告訴他事情有些不對勁


"香克斯....?"


".........你是誰?"

馬可聞言疑惑的歪著頭,半瞇的眼神中的情緒沒有太大變化,微微泛紅的眼眶裡還殘留著剛剛歡愛時的水霧,但香克斯此時只感到清晰的焦慮像該死的螞蟻一樣細小綿密的爬上了他背脊,還有比他們第一次在隔離病房見面時還更強烈的恐懼

"你在說什麼啊,我─────"
"馬可不會叫我『那個稱號』,他從來沒這樣叫過我,你他媽到底是何許人物?"



香克斯試圖想控制住往全身蔓延逐漸擴大的不安,卻沒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乾啞

"................."



眼前的金髮男子只是看著香克斯,然後被吻得有些紅的唇彎成了姣好的弧形

不同於平常香克斯見到的輕蔑充滿玩弄意味的笑容,那是種更加鄙視一切卻如此魅惑的表情,猶如黑暗深不見底的窟窿般,神秘而散發出不可思議的吸引力,但又會在下一秒吞噬殆盡所有的事物
馬可起身下床,他的下半身還未套上褲子,線條結實漂亮的雙腿站立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香克斯留在他體內的白液順著腿間的曲線緩緩流淌而下,瀰漫著情色的氣息

然後他動作優雅地傾身一揖




"你好....醫生,『初次見面』"
















後記:
.....(開始苦苦思考下一篇了)
我這文寫得越來越重口味了待久補嗎....(抹臉)

Comments

« »

06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