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冰與炎】─艾斯巴古x佛朗基

Category: 短文  




※短篇,R18

※很甜很溫暖有點痛(掯

※配對為16 ver.艾斯巴古x12 ver.佛朗基(Iceburg x Franky)
 













『佛蘭姆?好奇怪的名字.....就叫你佛朗基吧』

『.....叫什麼都可以』




佛蘭姆 Flam 火焰

我們天生就是冰與炎,或許這就是我們一直相斥的原因吧


他在幫湯姆先生造船,他卻一股腦地造自己的那堆戰艦也不來幫忙
他與湯姆先生、可可羅小姐與橫綱在一起快樂地吃飯,他卻偏偏要自己一個人躲在角落啃飯糰
他每次和他講道理,他不是做個鬼臉跑掉就是拖著橫綱說要教牠游泳
他多少次大罵,他就多少次頂嘴


他彷彿有用不完的精力與勇氣,每次一決定要做的事絕對會付諸實行哪怕是天昏地暗洶湧浪潮也阻止不了他

其實他很羨慕他的純粹


卻也最害怕這一點










"嘛──!!!!說過多少次別再做這些危險的東西了!!!為什麼你就是不懂!!!!給我過來幫忙!!!!"
"囉嗦死了艾斯巴古!!!我愛放什麼是我的自由!!!"
"我說你....喂!!佛朗基你給我回來!!!"
"才不要呢!!!來抓我啊你這個笨蛋巴古~~~~~~咧~~~~~"
藍髮男孩手裡捲著一本舊書,另一手對較他年長一些的少年扮了個俏皮的鬼臉就往樓梯上衝得不見人影

".........笨蛋基!!!!!!!"

發洩似的對著空無一人的樓梯怒吼一聲,艾斯巴古覺得每天都被這個不成材的師弟給氣到快有心臟病了

自己竟然會羨慕這種傢伙,估計是腦袋浸水了吧






"嘿嘿,誰要聽那個艾斯巴古說教啊~還不如溜回工作室睡大頭覺!"

佛朗基一邊笑著一邊推開工作室的門,平常製圖桌最右邊的那個位子就是湯姆先生的,另外還有兩個還沒印上字的無名製圖桌,周圍全是書櫃,而製圖桌的椅子旁就是他們睡覺的地方
他點燃其中一盞油燈放在空蕩蕩的製圖桌旁,然後倒向舖在木質地板上的棉被裡,有點硬硬冷冷的,油燈沒有照亮整個工作室,而是在佛朗基背後鍍上一層淺淺的油黃色光暈
他拿著剛剛在廢棄船島撿來的雜誌開始興致勃勃地翻閱起來,平常廢棄船島除了廢鐵與木頭,還有很多雜物,例如壞了的玩具,例如滿佈髒污的日常用品,佛朗基喜歡收集在那裏撿到的廢棄書籍,他在書櫃的一角就堆了一疊破爛爛的雜誌

不過翻著手裡斑駁的雜誌,他越看臉頰越燙
平常佛朗基撿來的雜誌大多不是水島的八卦內容,就是有關世界情勢,還有一些有的沒的,但這一次撿到的卻是情色雜誌

封面是一個美麗妖嬈的女郎穿著比基尼擺出性感的姿勢,這倒是很正常,不過裡面大量的裸露內容就足以讓人血脈噴張


"唔啊........"
佛朗基瞪大雙眼,他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了一個未知的領域當中,眼睛卻像是被黏住一樣離不開那些圖片,他看著內容,身體莫名的感到躁熱起來,心跳也變得快速,同時下腹部有一股熱在流竄
趕緊把雜誌往旁邊一扔,佛朗基打算不再去看那些讓自己身體變得奇怪的東西,不過剛剛在衝擊之下所看到的殘影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從腦海中刪去

而且還有更糟糕的

"可惡!...快消下去啊....."
佛朗基把被子往自己身上蓋,他熱得鼻頭與額面滲出了汗水,不斷低聲碎念希望能靠自己的意志壓抑住下身明顯的反應


他沒想到最最糟糕的情況在五秒後發生───


"佛朗基?"

工作室的門被推開,熟悉的聲音在呼喚他,佛朗基第一個直覺反應就是一股腦鑽進棉被不讓艾斯巴古看到自己現在這個窘態
而佛朗基這有趣笨拙的動作讓艾斯巴古一臉疑惑

".....嘛,我說佛朗基,你躲在被子裡做什麼?"
"沒...沒事!!!什麼事都沒有!!!"

嘴上說沒事,但聽得出來他蒙在被子裡的嗓音有著明顯的顫抖與心虛,同時艾斯巴古有點想笑,這傢伙腦袋太簡單,其實只要他剛剛在自己進來時裝睡就不會被發現了

"騙人,你一定又在幹什麼壞事了"
"我說沒有就沒有!!!!快滾出去啊笨蛋巴古!!!"


"..........你再不說,我直接去廢船島用槌子砸了你的那些戰艦"

"你敢──────!!!!!!!!!"
果然如艾斯巴古預料,一提到他那些心愛的戰艦,佛朗基立刻大吼然後氣得從被子裡跳了出來,不知為何他的內心湧上一股酸酸的很不舒服的感覺

"啊!"
".............."

艾斯巴古面無表情的看了看佛朗基跨間顯眼的形狀,又瞄到他腳底下的雜誌,他立刻明白眼前的男孩做了些什麼,而佛朗基則是愣了幾秒才發現自己上了對方的當的事實

"你....笨蛋巴古....不要看!!!!!"
佛朗基滿臉通紅,甚至連耳朵都開始發熱,下意識的拉住自己花襯衫的衣襬往下半身遮掩,最後索性又往被子裡躲,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對自己平常只愛穿一條內褲而感到後悔

兩人之間持續一段空白的沉默後,艾斯巴古開口了

".....抱歉,那我出去了"

"...........!"

整個人捲縮在棉被裡的佛朗基感覺到艾斯巴古的腳踏過木地板發出震動與"嘎"的一聲,他突然不想要艾斯巴古就這樣走出去,明明剛才還急著想趕他走的,或許他只是不想要自己待在這個只有一盞油燈的空間裡孤獨一人,就像父母把自己丟棄在廢船島時一樣


"....艾........"
原本走到門邊的艾斯巴古聽到身後傳來微弱的叫喚,他轉身看到那半顆青藍色的腦袋從被子裡冒了出來

"怎麼了?"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消下去....."



唔啊啊啊啊啊啊丟臉死了!!!!!

雖然這理由很扯但佛朗基覺得自己死也說不出『陪我』這兩個字,他看著艾斯巴古先是愣一下,咬著嘴唇握緊了拳頭,似乎在猶豫些什麼,在昏暗燈光之下他看不清艾斯巴古臉上的表情,只知道他的眉頭似乎皺的很緊

然後艾斯巴古嘆了口氣,把手伸到門前喀搭一聲上了鎖






接下來發生的事,他甚至不確定那到底是不是一場夢




艾斯巴古從背後擁抱著他,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他熟練地幫佛朗基脫下那件花襯衫和有些礙眼的泳鏡扔在一旁
個頭比他高一些些的艾斯巴古彎下腰,濕熱的氣息噴在佛朗基的耳後,他慢慢的幫他褪下全身僅有的一件衣褲,他感到有些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卻被禁錮在對方的環抱中

"喂!...你到底要做什麼......"
"你要是想消下去就乖乖聽話不要亂動...."

佛朗基一直認為男孩子與男孩子坦誠相對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更何況有時他也會和湯姆先生與艾斯巴古三個人一起擠一間澡堂,但是現在的情況卻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女孩子被看光般彆扭

由上往下看著佛朗基的全身,艾斯巴古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感到焦躁起來

佛朗基的臉頰泛著可愛的紅暈,沒有被蹂躪過的嘴唇也有點紅紅的,身體比起自己的再瘦弱一些,但肌膚還是有著屬於孩子的光澤,上半身遍佈新舊傷痕,那應該是在造戰艦和海王類打鬥時所留下的,胸前的兩點突起是粉嫩的膚色,還未完全成熟的分身直挺挺的立在腹間,在微暗的燈光下顯得有些色氣與誘人

"嗯......"

下身的敏感接觸到空氣讓他發出了低吟,身後人的手掌撫摸上了他的腰際,艾斯巴古的掌心很粗糙,手指還包著繃帶,肌膚被他觸碰過的地方都變得滾燙,這讓佛朗基繃緊了後背,開始覺得自己的眼前有些模糊,頗有曲線的雙腿也不由自主地分開來

"佛朗基......你這小子....."

佛朗基心想這一定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就連平日聽起來覺得很厭煩的低沉嗓音,現在卻出奇地覺得很好聽很性感,帶著點沙啞,帶著點溫柔,甚至是蠱惑
艾斯巴古親吻著他的後頸,一手來到他的胸前,指腹輕輕搓揉著硬挺的突起,另一手往下從根部若有似無的按壓撫摸,然後掌握住開始緩緩上下套弄著,這使得他身體劇烈一顫,彷彿有電流從全身快速通過般連頭皮都被震得酥麻刺痛

"咿!!....嗚......."
像是嗚咽的呻吟從咬緊的牙關縫隙裡流瀉而出,佛朗基感到身體比剛才還要更燙,明明他的背脊與艾斯巴古的胸前隔著一層薄汗衫,他卻能明顯感受到對方灼熱的體溫傳了過來,感染了自己



那就像是把火苗,要把自己給點燃

他想不透,如果艾斯巴古是冰,而自己是火焰,照理來說火焰不該被灼傷的





更何況是被『冰』




"叫出來...不要忍著...."
看到佛朗基倔嗆的咬著下唇從喉間發出低吟,艾斯巴古的話語間也開始參雜微微的喘息,兩手都撫弄著身下人最敏感的地方,他的嘴唇含上了佛朗基的耳垂,濕潤的舌尖舔吻撥弄,所有的動作都是那樣地小心翼翼且溫和似乎是怕弄痛了身下的人,甚至在艾斯巴古輕咬他的耳廓邊緣時,他突然有種想哭出來的衝動


那樣的感動,在湯姆先生收留自己時曾經有過,卻和現在又有點不同


"嗚....艾斯...巴古...哈啊....."
不自覺喊出了身後少年的名字,他的手抓著對方有些健壯的臂膀,或許是自身本能期待著這樣的撫慰,他的腰身也隨著套弄而律動起來,兩人的喘息與身上滲出的汗水濕淋淋的黏貼在一起,下腹傳來的強烈快感充滿身軀每個角落甚至四肢百骸,情感從泛紅的眼眶中滿溢出來成了晶亮的淚水

最後在對方的掌心摩擦速度越發加劇之下他仰起脖子,痙攣弓起的身軀伴隨著顫抖,佛朗基覺得腦袋瞬間一片空白,腹部好像有什麼又熱又黏的東西噴灑在上面,帶著點情慾的味道與熱度




原來如此.........



他的大腦突然思路變得清晰,他明白了一件事




艾斯巴古在他下身撫弄的速動緩和下來,然後他的手臂再度環繞上佛朗基把他的臉頰微微往旁扳,細碎的吻落在他的嘴唇上,艾斯巴古滾燙的唇瓣像是安慰他似的輕蹭,佛朗基這時才看到他的側臉,高挺鼻子吐出的呼吸聲逐漸平緩,緊閉的雙眼流露出超齡的成熟,紫藍色的髮絲黏在滿是濕汗的額頭與臉頰上,在油黃的燈光下反射出美麗的漸層,他凝望之餘心跳著實又漏了好幾拍

兩人分開後,艾斯巴古把他輕輕放在地舖上,細心的幫他清理腹部上的白色液體,並替他蓋上棉被

"你休息吧,我要去沖個冷水澡"

他朝佛朗基藍色的頭髮揉了幾下這麼說,聽到沖澡兩個字佛朗基的眼睛一亮

"等等!為什麼是你要洗啊!!明明被...被...被摸的人是...我...."
男孩從床上彈了起來,他先是發出不平的抱怨,越後面聲音越小

"..............."

艾斯巴古淺淺的嘆了口氣,用明顯是覺得眼前的人真是蠢到不行的眼神瞪向佛朗基

"........你以為幫你做這種事,我會什麼感覺都沒有嗎?"

而佛朗基這時才發現,艾斯巴古的雙頰難得浮現出紅暈,他不知何時已經脫掉自己的那件招牌黑色汗衫,將它巧妙的遮掩在那個令他尷尬的部位,佛朗基聽了為之語塞,他知道那代表著什麼意思,臉頰又再度發熱起來,然後他吸了口氣,做出一件這輩子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請求

"...........你等一下再去洗"
"啊?"

"我說!陪我啦!!!陪我到睡著為止你再去沖澡不然你不准走!!!"




火焰,不會主動靠向冰
而冰也是


因為在被火焰擁抱之前,冰就會在煙飛中化為清水消逝



艾斯巴古的表情變得訝異,這讓臉頰通紅得像是要冒煙的佛朗基突然有點後悔說出那兩個字,他覺得以對方的個性一定會落下"誰理你啊笨蛋基"這句然後揚長而去

不過他忽略了眼前這個少年總是會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嘛,好吧....我陪你就是了"

他坐在男孩地舖的旁邊,重新為他蓋好被子免得他著涼,手掌輕柔的摩娑著他的臉頰,佛朗基吸了吸鼻子,想哭的衝動又湧現在眼眶內打轉,剛才的釋放讓他像是剛打完一場架似的全身沒了力氣,他很快地就有了睡意,重量也壓上了眼皮



"吶...艾斯巴古"

"什麼事?"

"我啊...終於搞清楚了,冰和....火焰...."

語未畢,躺在床上的佛朗基低語越來越輕,到最後消失在均勻起伏的打呼聲中,艾斯巴古無奈的輕笑了聲,離開之前又在男孩的唇印上一吻,才起身離開工作室





他的冰,反而更像是冰炎
所以火焰才會被灼傷


但自己情願在冰炎的懷抱中燃燒殆盡,這樣它們就能結合,就能佔有彼此




直到永遠













END



後記:
真是太好了,這是我第二次寫初次的CP文又寫到工口部分(揍自己
是說這一對給我的感覺太過糾結我反而不好下手描寫他們,所以只能藉著冰與炎這個標題來發揮,到頭來還是....根本差得遠(哭)
靈感是來自於這兩人的名字對比,艾斯巴古的Ice與佛朗基的Flam,然後想到某漫畫說到一句"你會受到很嚴重的凍傷,不過應該說是讓你感覺熱到快死掉"(嘛是哪部漫畫我就不說了)

總之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最後,我覺得自己用的故事梗超老套的...(自我吐槽
最後的最後就是這絕不是生日賀文(真的不是

Comments

« »

10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