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I'm addicted to you,like this pain】

Category: 短文  





※R18,極短篇,情人節賀文

※痛痛的,色色的,有點病.....(掯

※配對為艾斯巴古x佛朗基(Iceburg x Franky)
 








在飽含水蒸氣的空間之中,他望著那個人在自己身軀下扭動,雙眸蒙上一層迷離的霧氣,水花飛濺噴灑在磁磚地上的唰唰聲,此時聽起來就像是為他們所演奏的歌曲般,是那樣的令人纏綿陶醉

令人上癮



他親吻著對方白細軟嫩的脖頸,同時牙齒一個使力咬了下去,並聽到對方吃痛的一聲倒抽
他在水滴落下的空隙之間吸了吸鼻子,貪婪渴望的汲取著對方身上被水沖去幾乎所剩無幾殘留的汗水與廢船島上的鐵鏽味,並暗自惋惜應該等到對方抹上沐浴乳後才進來



"哈...!!混帳巴古...住...啊....住手...."

佛朗基原本上衝的亂髮被水淋濕無力的下垂,他的背脊抵著浴室冰冷堅固的磁磚牆上,在艾斯巴古細長手指的撫觸之下,斷斷續續的呻吟從唇邊流洩而出,滾燙的身體所感受到的水流不再溫熱,反而有些沁涼舒適,他卻咬牙緊皺眉頭,如同他的理智也在抵抗著蔓延至全身的快感


好討厭....

自己本來在浴室洗澡洗得好好的,這個死冰山卻在半路闖了進來,情況就變成像現在這樣


這種事不是艾斯巴古第一次對自己做,雖然場所不同

佛朗基不喜歡這樣,卻一次也沒抗拒過,只是默默的承受對方在自己平日有衣褲遮掩的部位留下痕跡,連同體內那不屬於自己的液體
事後佛朗基會給艾斯巴古一個拳頭,說是拳頭也只是在頭上掄了掄,力道不輕但也不很重,像是在給對方一個小小的報復或懲罰,而艾斯巴古也靜靜的接下那拳頭,兩人在事後的互動也僅只於此,之後他們又像往常那樣吵架鬥嘴互看不順眼
他們不會彼此甜言蜜語,不會給彼此承諾

只是在彼此身上一次又一次的發洩平日壓抑在內心的感情和慾望

艾斯巴古摟著他,佛朗基放棄掙扎順勢的攀上了對方的肩膀,紫藍色的髮梢垂下輕擦過他的鼻尖,兩人濕透的肌膚黏貼在一起;沒有在意熱水從頭頂源源不絕的流淌而下,他們動作激烈的吻著彼此,奪取彼此的呼吸

"────好痛!!"

艾斯巴古突然毫無預警的咬了一下佛朗基柔軟的嘴唇,後者抱怨的叫了出來,聲音在狹窄的浴室裡迴盪形成回音
瞪著艾斯巴古看似滿足的伸舌舔拭嚙咬嘴唇時所流出的血,佛朗基感到不滿的也咬了上去,原本單純的親吻變成了較勁比試般的啃咬,他們像失控般的攻擊吞噬彼此,疼痛伴隨著絲絲甜美的鐵鏽味留在唇瓣與舌尖,上半身也充斥彼此齒鋒印在肌膚上的咬痕
佛朗基感受到艾斯巴古強壯的手臂繞上他的大腿,並抬至自己的腰間,沒被抬起的另一隻腳下全是濕漉的水讓佛朗基差點站不住,趕緊扶住身後的水龍頭作為支撐

他知道艾斯巴古準備要做什麼


"等、等一下!我還沒....啊───"
話還沒說完,對方已經用雙手托住他的臀部,將硬挺的分身慢慢擠進幾乎沒有擴張潤滑的後穴,異物侵入的不適感令佛朗基仰起脖子,熱度從臉頰一路襲向發紅的耳根

"啊啊....!!不要....嗚.....痛....!"
"忍耐一下.........."

低啞性感的嗓音在自己耳邊響起,佛朗基不曉得艾斯巴古指的忍耐是自己帶著哭腔的喊叫還是身下撕裂開來的痛楚,他還來不及繼續思考,嵌在體內的慾望開始抽動,一下又一下的把他頂往磁磚牆壁上靠


艾斯巴古比想像中急躁,他不是個溫柔甚至憐香惜玉的人,做這些事讓佛朗基對他的想法得到了印證


進出之間,佛朗基感覺到淋下的熱水稍稍減緩了阻力與疼痛,取而代之的是異漾的酥麻感,整間浴室只聽得見肉體撞擊聲與兩人的粗喘,他咬住艾斯巴古的肩膀,在朦朧中看見對方臂膀上鮮豔的刺青圖樣在眼前晃動變成一種奇妙的殘影,他不禁瞇起雙眼
隨著漸入佳境的快感,佛朗基呼喚著對方的名字,他索性雙腿都纏上了艾斯巴古的腰間夾住,讓後者支撐自己整個人的重量

讓他的熾熱更加深入自己的體內


"我知道你同樣也是,你拒絕不了我,因為我們等於是共犯......"



艾斯巴古一直以來給他的,肉體上的接觸,深刻的獨佔慾,與上癮般無法自拔的疼痛────────

最後在強烈的狂潮到來幾乎將自己吞沒時,他只記得艾斯巴古的低吟與急促的喘息,與在那一瞬間閃過腦海裡的景像

那是自己,艾斯巴古,湯姆先生與可可羅小姐還有橫綱,他們坐在廢船島廢墟裡的箱子上一邊吃著飯糰一邊歡笑的景象,那風景很溫馨,讓人懷念,卻像是罩上一層毛玻璃般模糊得讓佛朗基感到鼻酸












睜開雙眼,昏暗的天花板映入眼簾,沒有拉開的窗簾透進一點微光,他抓著蓋在身上的被子,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陌生又熟悉的環境


"你醒了?"

粗曠的男聲從另一頭傳來,佛朗基坐起身子抹了抹臉頰,看見水之七島的市長,昔日的師兄手上端著兩杯茶走了過來,他身穿整齊的襯衫,頭上依然綁著繃帶


他想起自己才剛打完一場大仗

和魯夫他們比起來,因為佛朗基是改造人的關係,他算是在所有人裡受傷最輕的,不過艾斯巴古還是以"療傷"為名義硬是將他連拖帶拉的拐進了員工幫他準備的臨時總部

之後這幾天兩人順理成章在總部的床上做了些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哼,你還挺有精神的嘛,明明也是個傷患,笨蛋巴古"
佛朗基瞪著艾斯巴古,口氣中充滿諷刺

"你也不差啊,笨蛋基"
艾斯巴古放下茶杯後也毫不留情的回嘴,兩人對愣後相視而笑,仔細端詳,對方在流逝的歲月中似乎沒什麼改變,就像回到湯姆工作室還健在的時光

"嘛,別急著起床,我先幫你換藥"
"喔......"

邊說著艾斯巴古從床頭櫃拿出藥箱,細心的幫佛朗基拆下紗布,然後清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沾著優碘的棉花球充滿藥水味,一接觸到傷口便有些刺痛,佛朗基不由自主抖了抖身體


這讓他想起眼前這個男人......


"見鬼....怪不得我會夢到那次洗澡的事...."
佛朗基紅起臉,不成比例的大手扶上了額頭
"洗澡的事?"
"沒事!我什麼都沒說!!"
發現自己的嘀咕被當事人聽見,改造人煩躁的揮揮雙臂,順手在對方頭上輕輕敲了一下,艾斯巴古微笑著但沒有躲開,輕快迅速的完成了幫他換藥的動作
"嘛....不說就算了,口很乾吧,這個給你喝"
"喔!多謝啦!"

這幾天沒什麼補充可樂,將就一下茶水吧!

佛朗基用改造過後的大手小心的接過艾斯巴古遞上的杯子,他一個仰頭想爽快的喝下裡面的茶飲,但他沒注意到杯口還微微冒著熱氣


"好燙!!!!!!!!!!!!!!!!!!!!!!!!!"



不意外的,佛朗基高分貝的慘叫從臨時總部裡傳出,哀號中附帶跌下床的鏗鏘聲與茶杯摔碎的聲響,還有某個市長先生難得形象全失的大笑,震得停在總部屋頂上的小鳥飛走了數隻






你,是一種疼痛,也是一種癮
也許到頭來我們終將分離,但我們會永遠記得留在彼此身上的



這樣就足夠了








END





後記:
嘛....這篇的重點就是,痛和上癮(被揍
艾斯巴古渴望和佛朗基之間的接觸,同時也想佔有他,藉由給予彼此肉體上的疼痛來讓他記住自己
佛朗基是喜歡艾斯巴古的,只是他不知道那種喜歡已經超越同門師兄的情誼,但是艾斯巴古很清楚自己對佛朗基的感情,同時也清楚佛朗基對自己的,所以這樣的行為或許也是在點醒佛朗基....總覺得這樣的艾斯巴古有點自戀.....(抹臉(這不是你自己寫的嗎
"我知道你同樣也是,你拒絕不了我,因為我們等於是共犯"
那種感情是根深蒂固的,複雜的,有些甜甜的,卻又帶點刺痛的,但兩人還是無法自拔的上了癮

這也是愛情的一種,不是嗎?(笑)

...........怎麼艾斯巴古被我越寫越黑...
總之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奉上這篇一點都不情人節賀文的情人節賀文(掯

Comments

No title 
耶---我是頭香!

須子君你這好樣的讓我這老人家在這敏感的午夜時分看這什麼血脈賁張的東西,快來人幫我降血壓啊!←明明就是偷聽到人家要在整點發賀文的消息,早先就跑來占位的傢伙好意思興師問罪

不好意思一個句子我用了好幾個「這」,在一個句子太頻繁使用同一個字是我語言能力失常的徵兆,請包含及注意<(_ _)>

天哪,我真的好喜歡須子君寫的市長(哭著跑走)為什麼你可以這麼準確的寫出我印象中的市長形象啊,在各個面向,你跟鮫太君都會這樣,讓我好開心啊混帳!

今年的情人節太棒了,可惡,我過完了,2月15號可以來了(喂)
Re: No title 
阿冷大的頭香實在是.....!!!!!!
嗚喔喔喔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寫這麼血脈噴張的東西的XDDDDDDDD(被揍)還有阿冷大喜歡我寫的市長我好意外(大驚)或許我和你眼裡的市長的形象就像這篇文一樣~總之謝謝阿冷大的留言和捧場>///////////<我會更努力寫出更棒的艾佛的!!!!
被自己寫的艾佛閃到後,路上那些情侶就算不了神馬啦!!!!!(竟然

« »

06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