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The silent cat】─艾斯巴古x路奇

Category: 短文  




※極短篇

※R18,市長濫用職權(?)的日常,性描寫注意

※配對為艾斯巴古x路奇(Iceburg x Lucci)
 

市長突然想起,當初在公司成立不久時所舉辦的船工面試,從數百個徵選人群中,他注意到了那個男人

"大家好!我叫哈德利,他叫羅布‧路奇"

當大夥訝異的目光都集中在自我介紹過分流利停在他肩上的紅領帶鴿子時,艾斯巴古卻趁機仔細地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他戴著顯眼的大禮帽,一頭漆黑的捲髮,俊挺端正的五官,身上穿著薄衫顯得正式,細長的雙眼與毫無彎曲角度的薄唇讓人看不出情緒表現,更加深了那神秘的魅力




正式錄用之後,艾斯巴古依然持續私底下偷偷地觀察著這名叫做羅布‧路奇的男人
基本上路奇雖然神秘不語,但是靠著哈德利的饒舌,他與工作夥伴的相處之間大致算和諧,除了個性衝動的包利常常因為肢體摩擦與他爭吵(絕大多數是因為包利不看人臉色的勸酒和借錢還賭債,哈德利便嘮叨了他幾句,導致衝突的發生)每次總是得勞動卡莉法或是好脾氣的卡古出來勸架才能讓包利罷手;他似乎和同期進來的卡古在某種程度上互相認識,偶爾會看到他們兩人在不同場合上竊竊私語不知道在商量什麼事
路奇總是穿著汗衫與吊帶褲工作,即使如此可能是因為捲髮與禮帽的關係看起來還是相當的體面,不過如果有正式場合,他還是會換上襯衫

另外路奇在工作上不但體能優異,也很服從指導

"啊.....路奇,這種材質的木頭不能夠這樣釘進去,木頭會裂開的"
市長巡視工程進度時發現路奇犯了小小的錯誤,於是他耐心的教導路奇釘釘子正確的角度與力道
"這樣清楚嗎?下次要是再遇到這種材質的木頭,就依照我剛才教你的方法處理"
路奇先是眼神專注地看著艾斯巴古手上的槌子,再看了看他的笑容,默默地點頭

路奇對於學習也吸收得很快,只要他講過教過一次,路奇幾乎就能夠記住並修正錯誤不再犯,憑藉著天分與實力,短短幾個月就升格管理工人的職長,就各種方面而言,市長覺得路奇是這個島上不可多得的人才

雖然有時他覺得面無表情的路奇看起來莫名讓人感到畏懼

說起來他從來沒看過路奇顯露出任何起伏較大的表情或情緒,由於通常都是哈德利幫忙發聲,所以路奇本人對於任何事的內心想法從來沒人知道





"路奇"

在男人來船塢工作快半年時,某天艾斯巴古叫住了他,路奇正在鋸木,他還是回過頭,準備聽候市長的差遣
"我有些事情想找你討論,今天晚上十點到我的辦公室來,方便嗎?"
路奇點頭表示領命,不過艾斯巴古湊近他避開哈德利的視線,用非常小聲的音量在他耳邊低語道



"────來的時候....麻煩你把哈德利支開"


他注意到路奇在這一瞬間睜大雙眼,或許是因為他的低語中帶了點曖昧的暗示,也或許是因為他的氣息不小心輕拂過對方臉頰上,不過路奇的表情隨即恢復正常,再度點頭答應

當晚接近十點,外面傳來了敲門聲,那叩叩的聲響不帶任何情感
"進來"
大門被推開,路奇果然依約一人前來沒有帶著哈德利,他謹慎的關起門,停留在門那裏沒有往前走
"過來這裡吧,不要太拘束"
艾斯巴古招了招手,路奇才走近他所在的辦公桌前,步伐小心翼翼,雖然路奇沒有開口,不過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些許的疑惑

"路奇,我從第一次在徵選看到你,我就一直有個疑問"
市長邊說邊從辦公桌起身,走向路奇身邊

"為什麼你不說話?"

"上次身體健檢,證明你的聲帶和喉嚨沒有任何問題,所以你並不是無法說話,而是故意不說話,對吧?"
"抱歉,我無意質疑冒犯,但是我想了解你,畢竟你也是我的員工...."

當艾斯巴古說出這些話時,路奇的眉間皺起,他低下頭試圖用高禮帽的帽沿遮掩,雙眼也避開他,顯然對於艾斯巴古提出的疑問感到不自在
".........不想說嗎...如果這樣呢?"
市長伸出手,撫上了路奇的臉頰,細長的手指輕輕摩娑著,意外的觸感還不賴

"..........."
路奇對於艾斯巴古這樣突如其來的失禮動作顯得有些欲言又止,不過他並沒有抗拒,當男人的指腹撫過他的嘴唇時,他甚至瞇起雙眼,唇瓣磨蹭著像是在回應,似乎很滿意這樣的撫觸

如果用動物來形容的話............對,他就像隻貓

"路奇......要是你開口的話,我就會停止喔"

所以,開口說話吧


艾斯巴古如同惡魔般的在他耳邊低語,儘管心裡升起了罪惡感,路奇卻還是維持著那份冷靜沒有開口出聲,讓市長更加地想要得寸進尺,手掌開始不安分的向下游移
要是卡莉法看到現在這樣的情形,應該會用憤怒無比的眼神鄙視著自己,並用手推一下眼鏡,大聲說"你這是在性騷擾"然後再往臉頰痛踹.....或許還會補個下半身一腳導致賠上身為男人最重要的部位吧?

他啞然失笑,等到自己回過神來,兩人已經身處在寢室柔軟的大床上,礙事的高禮帽早已被丟到地板上
眼前的男人眼神中彷彿有種不可抗拒的魅力,他被壓制在床上,漆黑的捲髮披散在脖頸與鎖骨,襯上細緻的膚色讓人捨不得移開眼光,艾斯巴古取下眼鏡,以便能夠更近距離的親密接觸;他不急著褪去彼此的衣服,而是緩緩地把路奇的汗衫拉起,線條輪廓完美的胸膛隨著主人的心跳與呼吸平穩的起伏著

為何他還是沉默不語?不只如此,連表情也沒什麼太大變化......

都已經被做到這樣的地步了,艾斯巴古其實已經做了路奇可能會發怒一拳揍過來反抗自己的最壞打算,當然錯在自己,他不會懲處路奇,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反而讓他感到焦躁起來

他彎下腰輕輕吻著路奇的身軀,一手枕在旁邊,另一手開始溫柔的撫摸路奇的胸膛
感覺到路奇的身子輕顫了一下,市長不禁彎起嘴角,他注意到路奇身上有些舊傷,不過他沒有在意,於是他開始沿著那些舊傷的疤痕在男人胸膛一點一點的留下烙印,並聽見男人的心跳漸漸加速

"........!...."
當艾斯巴古惡意的含住胸前的突起時,路奇抓皺了床單,發出像是呻吟的氣音,儘管非常小聲,但在寬敞昏暗的寢室裡還是非常清晰,對艾斯巴古來說,這樣的聲音猶如在那麼點沉寂中找到的意外驚喜,在黑暗中瞬間一閃即逝的光火,使他澎拜激動得不得不褪去身上的直條紋襯衫以舒緩全身的燥熱

"路奇.....再讓我多聽到一點...."


啊啊,已經停不下來了,明明一開始只是想捉弄他的


"哈.....呼........."
體型較壯碩的市長佔盡優勢,他把路奇圈在懷裡,盡情的舔吻啃咬著路奇的頸項;路奇緊皺眉頭閉著雙眼像是在忍耐,臉頰上泛著微微的紅潤與汗水,隨著愛撫逐漸由腰蔓延到下腹,他的皮膚變得滾燙,微啟的性感薄唇中的喘息越是動聽,在艾斯巴古耳裡聽起來是那樣的感到興奮與心癢難耐
他解開對方包得緊緊的黑色長褲,還沒觸碰到便感受到路奇下身已經硬挺的慾望


現在的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是羞恥?憤怒嗎?還是你其實也.......享受著這樣的過程?


當他舔過耳廓,試圖在愛撫中尋找對方的敏感帶,手掌包覆著對方的炙熱開始上下搓動時,路奇的腰微微弓起並抬起顫抖的手臂遮住了自己的雙眼,不過立刻被艾斯巴古強硬的拉開
"不要遮,我想看"
"!........"
頂端已經有些濕潤,使得上下律動的水聲更加露骨,市長感受到路奇抱怨的眼神,他似乎對於手被壓制住感到有些不滿,但身下陣陣襲來的快感讓他使不上力,在越發激烈的速度與卓越的技巧之下他達到高潮;就算是高潮他也沒開口,而是把到達頂端的愉悅哽在喉間,身體像貓般弓起顫抖著,釋放出來的灼熱全部沾黏在艾斯巴古的手中
市長沒有因此而滿足,他將路奇整個人翻過身來,打算好好地品嘗他的身後時,呈現在他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停住動作


路奇的背上,有著怵目驚心的疤痕

不是像胸前那種一道道小疤痕,是一大片遍佈背脊的疤痕,而且那種形狀是以中間塊狀為軸心向四方散射,就像是十字架一樣,不知為何,那疤痕散發著像是鎖鏈般冷冽無情的寒意

────────────十字架?

"路奇,你的背上為什......啊!"
還沒等艾斯巴古說完,路奇便自顧自地起身離開床邊,速度快得讓他有點反應不過來;而就在市長呆住的同時,路奇已經迅速的穿上褲子,拉好汗衫,並撿起地上的大禮帽戴在頭上,他的表情恢復到跟平常一樣,看不出來才剛高潮過所留有的餘韻

".....對不起,路奇"
"────.............."

在關門離開之前,路奇的嘴唇蠕動著,雖然沒有聲音,但是艾斯巴古看得懂他的嘴型

『抱歉,我先告辭了』......嗎?



那晚艾斯巴古失眠了,他發現自己竟然擔心起明天路奇還會不會準時的到船塢來,或是向卡古哭訴這等於是被上司威脅還性騷擾的遭遇,或是對自己完全就像是當空氣一樣無視.....

作風一向自信強硬的他,內心開始掀起了漣漪的波動



幸好隔天一早路奇像沒事般地來工作了,一切一如往常,這才讓艾斯巴古鬆了一口氣
然而他並沒有停止

"把哈德利支開"已經變成了路奇與他之間才知道的密語,為此艾斯巴古還不時買來穀類飼料犒賞哈德利,看著牠吃得津津有味時艾斯巴古感覺自己就像是在進行政客之間常常出現的───一種叫做賄絡的行為

在越多次的接觸之下,他越是了解路奇的個性與習慣;路奇就像是慵懶的女王一樣,從不動手脫艾斯巴古或是自己的衣服,於是每次都是艾斯巴古親手幫他脫掉;在性愛方面路奇也不甚主動,他喜歡躺在床上讓艾斯巴古服侍,從腳趾到髮尖被徹底的愛撫照顧到,只有在進入他體內害他吃痛時,他才會在艾斯巴古的背上留下報復性的抓痕;路奇也有某種程度上的潔癖,所以從不允許市長射在自己體內,於是每次都會射在背脊或是下腹部(有一次打算射在路奇臉上但是立刻被他看穿,反而著實挨了一拳)
艾斯巴古覺得自己好像眷養了一隻脾氣反覆無常卻越看越可愛的貓

市長再也沒過問路奇背上的疤痕,只是他一直覺得那個疤痕的形狀很眼熟似乎就在自己身邊見過,卻一直想不起來,不過他並沒有非常在意;可以的話───或許兩人就一直維持這樣的關係也不賴,雖然對方總是不說話無法摸透他的真正想法,但是相處起來反而多了幾分樂趣



如果路奇哪天開口說話的話........








"─────那還真是要讓將要死去的你....失望了"

那是艾斯巴古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
冷澈清晰的嗓音在耳邊繚繞不去,但是市長只能張大嘴久久對眼前突然拿下面具的人的真實身分無法置信,腦袋一片空白的他望著初次開口的路奇,心底完全沒有一絲喜悅,反而是被滿滿的恐懼與憤怒包圍,像巨浪一樣沖毀了一切

自己根本就錯得離譜,他不是什麼貓........


"不想看到更多死傷的話,就快說出來吧......古代兵器冥王設計圖的所在地"





而是在黑暗中緊盯著獵物伺機而動的獵豹








END


後記:
恩....其實這篇想了很久,不過卡在開頭(ry)的關係就一直放置鋪類,直到前幾天突然靈感湧現就一發不可收拾,不過也體會到自己寫H段子的實力開始退步了....(自己寫的自己硬不起來(ㄍ
不知道是哪天突然想要試看看寫這一對~之前也曾經寫過這兩人的,不過比較偏路奇攻,這篇就完完全全的是路奇女王受,表面看起來像貓其實內心藏著一頭嗜血的獵豹,文裡是這樣描寫的XD至於市長我就....我越寫越覺得故意欺負路奇逼他開口這段真的很賤vvvvvvvv(我都想要呼他巴掌了,想必路奇那時一定更想指槍他
這裡的兩人對彼此的關係是建立在性愛之上,並沒有實質的感情在,兩人都是以"這男人好像很有趣,玩一玩無妨"的前提下默許彼此的行為,不過....終究市長還是必須被路奇狠狠打臉vvvvvvvvvvvvv(夜神笑



Comments

 

"把哈德利支開......"
(瞇眼)

話說我等須子更新好久噢看到寫艾路文興奮炸ww
好開心~
但是學校明天就要段考了我居然..(扶額
不過看到這樣的市長也很值得(欸
Re: 小悅 
哈哈好久不見vvvvvv抱歉讓你等我更新(抹臉)最近真的沒什麼動力寫文畫圖(哭
這篇我回朔鋪浪才發現這篇在去年八月就已經有靈感但是一直放置鋪類到這幾個禮拜才完成vvvvv反正該來的時候總是會來的(ry
這篇市長真的超賤!!!!佛朗基快來管管你的市長不要到處拈花惹草好ㄇvvvvvvvvvvvv

« »

10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