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給兩千年後的你】─萊納x貝爾托特

Category: 短文  





※極短篇

※現代捏造,漫畫進度捏注意

※配對為萊納x貝爾托特(Reiner x Bertolt)
 

──────一切都是從那個夢開始的




"吶....萊納,我又夢到了"

"這是第幾次了?"
".....我已經記不得了"



和我說話的這個黑髮男孩是貝爾托特‧胡佛,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因為都是父母雙亡的孩子,所以我們總是形影不離,做什麼都在一起,就連現在的學校也是念同一所同一個班級,雖然說一直生活在一起,但貝爾托特是個和我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說完全相反的人─────他的個性內向害羞,沉默寡言,在遇到任何狀況時都會用詢問的眼神望向我,不過或許是他下意識害怕會麻煩到我,所以他很少開口問我;能令貝爾托特稍稍話多起來的,只有和書本相關的事物

直到最近,貝爾托特告訴我他作了一個夢,他詳細的描述那是個人類與巨人戰鬥的弱肉強食的世界,人類被會吞噬他們的巨人逼到在城牆內生活得到和平,直到100年後城牆被破壞
感覺有點老套的少年漫畫式情節,貝爾托特從來不看漫畫,也不曾讀過類似故事的書本,會做這樣的夢令人匪夷所思,但這還不是最詭異的

"我們兩人都是志願加入軍團成為士兵的訓練兵,和大家一起對抗那些巨人"

"...........你的意思是,那個世界也有一個叫做萊納‧布朗的傢伙?"
"不只是名字,就連長相,性格和體態都一樣!"
看著貝爾托特滿懷期待亮晶晶的眼神,我微微歪頭,心想有可能是因為一直生活在一起的關係才會有我出現在夢中吧?訓練兵啊....感覺似乎也挺有趣的

我聳聳肩膀,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陸陸續續的,貝爾托特一次又一次地夢到那個世界的日常,這次不只我了,就連班上一些同學也入榜

體育很差卻很會念書的阿爾敏,胃是無底洞的莎夏,個性熱血的艾倫,和艾倫是青梅竹馬聽說打架無人能及的米卡莎,班花克里斯塔,說起話來有點粗魯的尤彌爾,上課總是心不在焉的亞妮,理著平頭的柯尼,現實主義的約翰,還有他的朋友個性溫馴的馬可,聽他說都是在軍團裡和我們同一期的訓練生
貝爾托特在班上向來不多話,和這些人雖然也有點交集,但還不至於熟到非常了解他們的個性,頂多只能算是點頭之交,他卻能流利地說出有關於他們的各種事,聽得我背後冷汗直流
"哈哈...這只是個夢的話,巧合也太多了......"
"我也覺得....有些情境很模糊,想不太起來到底是什麼,不過倒是很有趣,好像在看影集一樣,只是視角都變成我們了"
貝爾托特笑了笑,繼續埋頭讀手中還未看完的小冊子

想不起做過的夢這很正常,但......這真的只是夢嗎?


"....對了貝爾托特,你的脖子是怎麼回事?"

我伸手翻開他潔白的衣領,脖子頸動脈的位置上有一條清晰可見的痕跡,那有點像是結痂後的傷口,摸起來的觸感卻又不像,而且我並沒有印象貝爾托特那裏有受過傷

"這個嗎?我也不太清楚....右手上最近也有出現,但不會痛呢"
他拉起袖子,在手腕的部位也多了一條和脖子上一樣的痕跡,我不禁開始有些擔心起來
"喂喂....你可別長什麼奇怪的東西,要是情況再繼續下去記得去看醫生啊"
"我知道,萊納"

貝爾托特摸摸脖子上的痕跡,淡淡的微笑著

之後夢的內容越來越血腥,聽他說是因為人類開始對巨人展開征戰的關係,幾乎每次出征都有大量的士兵犧牲,那血腥的情境太過鮮明真實,接連好幾天晚上他都在半夜驚醒,嚇得沒辦法好好睡覺,雖然也盡力的安撫他這夢很快就會過去,但是貝爾托特還是在意那個夢的世界的事情



某天貝爾托特在課堂上突然毫無預警的昏倒在地上,嚇壞了所有的同學,我沒有多想,第一時間立刻把他扶起步出教室,看他走起路來踉蹌不穩,氣色也很差,平日總是睡在他旁邊卻完全沒有查覺到異狀這點讓我感到自責

"萊....納...我又夢到了......"
"好了!先不要說話!"
看著貝爾托特氣若游絲的還想再說那個夢,心裡就覺得煩躁,脾氣也有點差起來

我扶著他到保健室讓漢吉老師看看他的身體狀況,所幸只是接連幾天失眠再加上考試累積的疲勞有輕微發燒的徵狀,還因為剛才昏倒跌下椅子撞傷了頭,漢吉老師也迅速地幫他處理完傷口,並要他在床上靜養

"啊,中午了呢"

漢吉老師聽到鐘聲,低頭看了看手錶
"老師你去吃飯吧,保健室由我來顧就好"
因為擔心貝爾托特的狀況,我自願留下來看顧,可以順便盯他休息
"咦?這樣不太好意思吧...萊納同學你也要吃飯才行啊"
"我還不餓,沒關係"
"那.......就先謝謝啦,麻煩你了,貝爾托特同學要好好休息喔~"
漢吉老師一臉抱歉,她親切的拍拍我的肩膀並對貝爾托特俏皮地眨了眨眼,然後關上門離去


".....萊納"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病床上的貝爾托特有氣無力地拉著我的袖口,他的臉色比起剛剛暈倒時好得多,不過還是有些蒼白
"..........你怎麼還不睡"
"我想要跟你說,我終於明白那個夢是怎麼回事....."
"你太過在意那個夢了,貝爾托特!你先休──────"
"拜託你!!萊納!!!我只有你能說了!!!"
貝爾托特難得的聲音大了起來,我睜大雙眼,一直以來他總是輕聲細語,從來沒像這樣強硬過

"................"
無法再說出什麼說服他,我嘆了口氣無奈的坐回椅子上,擺出了準備聆聽的姿勢

".....萊納,讓我看看你的右手臂"
"右手臂?"

"那上面,有一圈傷口嗎?"

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拉開自己的右手袖子,我愣住了....真的就如貝爾托特所說,有痕跡繞著手臂形成一圈,完全沒印象這個痕跡是如時冒出來的,而且就和貝爾托特身上的一樣
"貝、貝爾托特!這到底是....."
"之後,你的左手從小指與無名指之間,也會有一條被刀子砍過去的痕跡......延伸到手臂"
似乎早就有所預料,貝爾托特的眼神變得黯淡,他伸手撫觸過我手臂上的那圈傷痕,咬著下唇的嘴角微微顫抖著

"萊納.......那個不是夢,那是我的前世記憶"

"剛開始我只是覺得很有趣...但是巧合越來越多,裡面發生的事情也越來越讓人無法理解....."
貝爾托特的手越抓越緊,淚水微微地在他的眼眶中打轉
"我...就是怪物...就是一直在抹殺人類生命的巨人....."
"在那個世界,你就像現在一樣是一個重視同伴的人,好幾次都為了救同伴差點被殺死....."
"我好害怕....萊納,害怕你會消失.....嗚嗚......"
"欸、喂....別哭啊...."


就在我為了貝爾托特那一席驚人的話語感到一片混亂還反應不過來時,腦海中竟然閃現了奇怪的畫面,就像是放幻燈片一樣──────那是在天空白中帶點蔚藍的清晨,我和貝爾托特被一個人影所斬殺的景象,明明是那麼一瞬間發生的事情,在我的感官裡卻像是永遠那樣的長久;我的右手已經被砍掉,左手也被刀剖開一半,長長的刀刃還留在手臂裡,傷口痛得像是被火灼燒一般,視線因為劇疼而模糊不清幾乎要昏厥過去,即使如此我還是本能大喊著他的名字,拖著沉重的身子企圖阻止那個人影繼續對貝爾托特下手
貝爾托特淒厲的哀嚎聲貫穿我的腦袋,他的頸項上全都被飛濺的鮮血染紅,蔓延到毛衣和臉頰上,眼神因極度驚恐與害怕盈滿了淚水,就像現在一樣........


等到我回過神來時,我已經用力抱住床上的貝爾托特,我大口喘氣,臉頰上有股濕潤從眼眶中流淌而下
"萊...萊納....?"
他似乎沒想到我會有這樣的動作,叫喚名字的聲音有些不知所措參雜著鼻音

"我......絕對不會消失,我答應你,我會在你身邊"
"......................!"

".........嗯...."
儘管身軀還為了剛剛衝擊的景象顫抖著,我的聲音竟然比想像中還要安穩有力,為了安撫貝爾托特的情緒,我只是靜靜地擁緊他,一手輕撫他寬厚的背脊,感受到他的呼吸與心跳聲逐漸平穩,啜泣聲也停止並把雙手也搭上了我的後背抱住
原來那就是貝爾托特在夢裡所看見的嗎?能夠忍到現在才說出來已經很了不起了,一想到他的個性我又更加感到心疼不捨,我再度收緊手臂更加用力的抱緊他,直到聽到門外傳來了漢吉老師的腳步聲才緩緩放開他


那天我特地幫自己和貝爾托特請了下半天的假,在學校裡向來以"臭臉"惡名昭彰的里維主任很不高興地看著申請假單問為何身體健康的我也要跟著請,我說因為只有我和貝爾托特住在一起,萬一家裡有什麼突發狀況他一個病人無法應付,里維主任聞言瞪著我,那眼神真的不是ㄧ般的恐怖,我也毫不相讓的瞪了回去,他沉默一會兒才在假單上蓋章表示批准

"明天記得準時來學校,不准缺席"

他在我臨走前冷冷地丟下這句



到了晚上,或許是因為下午有足夠充分的休息到,也或許是因為把內心累積的憂鬱想法一下子發洩出來的關係,貝爾托特的氣色恢復得很快,晚餐煮給他的粥也吃得精光,我一邊收拾餐具一邊提醒他還是要記得吃退燒藥,看著他泛起微笑應答的表情內心放鬆了許多

"....結果,我們竟然是因為身為巨人的臥底身分被米卡莎砍的,到這裡就結束了"
"哇等等!!這可是超展開耶.....我們竟然就是巨人..."
"真的,尤其是發現那個人竟然就是米卡莎,說實話我被嚇到了,以後還真不知道看到米卡莎該怎麼辦"
睡前我們躺在床鋪上互相討論貝爾托特最後一次的夢境內容,他已經不再害怕能侃侃而談,就像在交換閱讀漫畫或是看電影之後的心得一樣,他也告訴我在今天下午休息時已經沒有再夢到那個世界的事情

"吶...萊納,你真的相信這會是我們前世的記憶嗎?"
貝爾托特轉過來面對我,澄澈的綠色眼珠上倒映著我的影子,好像能夠看透我在想些什麼似的;揉了揉他洗澡後剛吹完還殘留餘溫的柔軟的黑色頭髮,我這樣告訴他
".......嗯~~我不知道該如何說,其實如果真的,把它當作是前世的回憶也無妨,反正我們現在都還存在,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這個事實是不會改變的,太過被那個回憶牽制住反而對自己不好"
".....說的也是呢"
他苦笑,伸手回摸我的金髮,指腹撫過臉頰的顴骨,讓我感覺到一陣騷癢而微微縮緊了肩膀,我並沒有告訴他其實我在保健室想起了那段回憶,也不打算告訴他,因為不忍心再看到他傷心自責的表情

"不管那個世界的結局如何....萊納在這世還能夠再次來到我身邊,我覺得好高興"

看到貝爾托特微帶淚水的笑容,我彎起嘴角用指節輕輕抹去他的淚水,心疼的摸著他脖子上的烙印,他的臉頰有些紅潤,看在我眼裡覺得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沒跟你說過你的黑色頭髮很漂亮耀眼,你的眼珠顏色是我見過顏色最舒服的;我沒告訴過你其實我很喜歡你的微笑,淡淡的,卻讓人覺得溫暖又幸福
我忍下這些告白,只是起身移動自己的枕頭往貝爾托特那裏更靠近些,然後再度躺下,拉近彼此的距離

"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呢"
"嗯"
我一手攬住貝爾托特把他抱向懷裡,他則牽起我的另一隻手,指尖停在手臂上那圈傷痕,安心地閉上雙眼陷入沉睡




『一定要,一起回到故鄉去』




在完全入睡之前,我的腦海裡迴盪著這句堅定無比的誓言
不管歷經幾世,只要在彼此身邊,我一定會保護你─────────

就像在那個美麗又殘酷的世界一樣








END




後記:
呃....好像很久又沒寫過文了(眼神死
是的....這次我終於跟上新番的腳步,等到發現時又一個冷門大坑在我前面於是我就掉下去了(騨
第一話標題其實給我很深的感觸,這看似普通的標題可能又是鋪梗了,加上有人在P站的作品就是用轉世梗來詮釋配對,靈感來了就又開始動手了(抹臉)
我很喜歡回鄉組(P站稱山奧組)這對,雖然如此但這對就是捏他的存在,想在推廣的同時又不要捏到別人真的太困難,只好坐等動畫播到那段進度了.....


Comments

« »

10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