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夏之聲】─約翰x馬可

Category: 短文  






※極短篇

※清水大丈夫(?)漫畫進度捏,現代梗

※配對為約翰x馬可(Jean x Marco)
 









"馬可,我來看你了"

"你來了啊,約翰"


我走進充斥藥水味的醫院,進入了那個明亮的房間,坐在床沿的那個黑髮男孩對著我露出開朗的微笑;而我們的初次相遇,卻是比電視上演的任何連續劇還要更加戲劇化




打從孩提有記憶以來,我常常做一個與自己生活周遭完全不相干的夢,那是個巨人吞食人類,人類奮起反抗的一個中世紀時代,而我在裡面則是身為反抗巨人人類中所當其衝的士兵
一個夢做一次不是什麼稀奇的事,還記得第一次夢到時我只有小學3年級,夢裡那些會吃人的恐怖怪物把我嚇得尿床,還害我被母親教訓了好久;第二次夢見時我告訴父母,他們只當作是很普通的噩夢叫我不要過度在意,跟同學說,他們都笑彎了腰表示是我腦袋有問題還是漫畫看太多才會做這些不切實際的夢,之後的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我再也沒有告訴過任何人

夢中的我在當訓練兵時有著死對頭,有著心裡暗戀的女孩子,有著親近的摯友

那個摯友,是我在夢中一直牢記在內心的存在

集溫柔與善良於一身,卻一點也不天真爛漫,在能力上毫不突出,卻不時為隊友著想,就連火藥味漫天的畢業實戰測驗,大家無不用盡心機搶奪得分的機會,他沒有這麼做,反而還不時會把最早發現的目標物讓給別人...在現代的話,應該會被歸類為笨蛋被欺負的很慘吧
但可能也就是因為這樣,他的純樸深深的吸引著凡事以現實為主的我,沒多久時間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他之後告訴我其實入隊儀式時站在我身旁,因為我說出了希望能加入憲兵團到內地生活而記住了我,他說羨慕我和艾倫直白的性格,因為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夠這麼大膽的把內心的想法表現出來...竟然把我跟那個天真趕著送死的混帳混為一談...有點不爽,但是這麼說的他的神情讓我一點也沒辦法討厭他

"雖然畢業慶功宴那天你說的...還是讓我覺得,你知恥一點比較好...."
"欸,喂!你現在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罵我啊!"

看著他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心情不由自主地也跟著好了起來,他就是有著這樣不可思議的魅力




所以當眼前迎來他的死訊之時,我震驚得沒有辦法接受

雖然是夢,但是戰場上是殘酷的這點卻絲毫沒有顛覆,反而血淋淋赤裸裸地呈現在我眼前;每次的夢醒,都發現自己淚流滿面,於是在這攏長的過程中逐漸了解到一些事情─────我從來不相信人有什麼前世今生,但是這也許就是屬於自己的,已經深刻的烙印在靈魂之中而無法消去的記憶


當這想法一閃而過的時候,我第一個想起了那個孤單的在角落中被遺忘,軀幹橫躺在我面前的他


他現在....也在這個世界上嗎?不知道是長得什麼樣子的人?他依然像夢中那樣的善良溫柔嗎?
有想過要試著尋找他,但是在這茫茫人海之中連他在哪個國家都無從得知,就算把自己在夢中記得的全名輸到電腦搜尋也沒有下落

惦記著這件事,日子一天天過去,時光飛逝之際我也快要高中畢業

某天和死黨們出門玩樂後準備回家,走在街上,眼神因為疲憊毫無定焦的隨意看著人來人往,突然視線的前方出現了某個人而讓我的腳步慢了下來─────剛開始我完全沒注意到他,直到腦海中那張臉的印象逐漸浮現,我才睜大雙眼更加仔細地瞪著前方瞧

他穿著深色的上衣與牛仔褲,烏黑的短髮削到腦後的長度,咖啡色的眼珠,以及最讓人難忘的雙頰上的麻花.......


是他嗎?!

那個人也注意到了我的視線看過來,我們的雙眼彼此對上,訝異的發現他也驚奇的看著我,嘴巴慢慢張大像是要對我傳達些什麼─────
那時太過專心一意而都沒發現自己已經走在紅燈的斑馬線上,一輛車子就這麼無情地朝我行駛而來
"約翰──────────!!!!!!!!!"
只記得聽到一聲叫著我的名字的大吼,一陣天搖地晃之後我趴在水泥地上,身體因為摩擦撞擊而感到疼痛不堪,甚至模糊了我的視線....等到好不容易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卻看到了那個人就這樣倒在我面前


".........馬......可"

叫出這個名字時,恐懼在這瞬間爬滿了全身,夢中的那一幕與現在躺在眼前的他重疊,形成可怕的對比

"馬可!!馬可!!!!!"
已經顧不得全身的疼痛,我吃力地爬起來跪到他身邊,卻又更加絕望的發現他的右臂染滿鮮血,旁邊四散車子的零件碎片,可見剛剛撞擊的力道之強大,連旁邊圍觀的路人也此起彼落的叫出聲音來
"呀啊──────!"
"喂!!沒事吧你們兩個!!!"
"有人被撞傷了!!麻煩快叫救護車!!!"
下車的是一位中年女性,她依照旁邊路人的指示手忙腳亂地拿著手機告知出事地點,並一邊蹲下關心我們的傷勢,不久後救護車來到現場,同樣因為傷者的關係我也上了救護車,留下那名中年女性在現場協助警方做筆錄


之後到醫院治療,醫生說昏迷的他除了手臂骨折和挫傷之外其餘沒有大礙,坐在他病床旁邊握著他的手這麼聽到的我鬆了一口氣,不過當一對看起來像是他的父母的夫婦匆匆進來時我又緊張起來
"咦?,請問您是哪一位....?"
"啊!?呃........."
伯父和伯母原先一臉擔心的表情在看到我坐在床邊時轉變為滿臉狐疑,伯母開口問我,而我因為短時間內發生了這麼多事讓我腦袋一時之間打了結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們的關係,就目前的狀況應該只能說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他是我的老朋友,媽媽,不用擔心"
我回過頭,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睜開眼睛回答道
"老朋友?但是怎麼都沒聽你提起過....."
"我們失聯很久了,對吧?約翰"
"欸?!嗯、嗯!"
聽到他喊著我的名字,一邊點頭打結的腦袋終於又再度運作,我站起身來鄭重其事地向他的父母彎下腰
"伯父、伯母,對不起....因為我的關係害得他受傷,我在這裡向你們道歉"
"啊啊!不用這樣!只要你們兩人都平安無事就好,不要道歉"
肩膀被溫暖寬厚的雙手扶起,我看到他的父親露出苦笑,其實心裡還是很擔心吧....卻還這樣安慰寬恕我,個性就像他一樣
"看到你們沒事就放心了,馬可還有....你叫約翰是吧?好好休息,我和內人先去警局了解情況"

說完後兩人便離開了,獨留我們在病房,一想到我們的重逢竟然是在這樣戲劇化的情況下發生,不禁感到有點尷尬的低下了頭不敢看他

".......剛剛...你叫出了我的名字"
聽到聲音抬起頭,看到躺在白色枕頭上的他虛弱的露出微笑,即使已經黃昏了,依然讓我感到目眩

"約翰和我夢中的樣子....一模一樣呢...."

這句話,讓我再也按奈不住長久以來的情緒,淚水像是突然被強制打開的水龍頭般潰堤,止也止不住
"嗚....馬...可.....馬可....馬可....."
我抓著他的手,沙啞哽咽的嗓音不斷的念著他的名字,只為了確認在我眼前的他不是我在作夢幻想出來,而是活生生的有著生命,有著心跳與呼吸的軀體;剛剛看到馬可在我眼前流血,非常害怕他像夢裡那樣毫無聲息的離開,要是這樣我...........我該怎麼─────

"沒事的喔....約翰,我在這裡"
彷彿了解我的全部一般,馬可低語,挪動身子輕輕地讓我的頭靠向他的懷裡,另一隻沒受傷的手緩緩地拍著我顫抖的背脊安撫,非常溫柔的,卻又帶點力道
被平撫情緒後,查覺到這樣似乎有些丟臉,我提手擦了擦臉,重新坐好看著眼前的人,他也睜著圓潤的眼睛看著我
"馬可"
在尾音落下後,我伸出手撫摸馬可的臉頰,非常小心的,指腹劃過,從眉毛,眼瞼,鼻尖,然後來到嘴唇;他微微顫抖的瞇起雙眼,似乎知道我的下一步動作,我的心臟咚的一聲開始加速跳動
"馬可........"
蜻蜓點水的用嘴唇觸碰了他染上紅暈的臉頰,隨後吻住他,輕柔的盡量不想著要深入,而是在他柔軟的唇瓣上啄吻,偶爾輕輕地伸出舌尖舔過,我伸手撫摸他敏感的腰肢,他的手抓上了我的衣服,喉間發出細碎誘人的呻吟
"嗯啊...約....翰....."
馬可有點羞澀有點撒嬌的呼喚著我,和夢中在我身下的他如出一轍,害得我的身體也跟著躁熱起來,不好.......!趕緊在他額上印下一吻結束,現在他可是傷患啊,我到底在想些什麼.....

".....那麼,我先回家了,有點晚了怕父母擔心我"
"嗯....抱歉....約翰"
"傻瓜,道什麼歉....應該要道歉的是我啊"
我抓起背包起身,看到難為情的馬可臉上依然有點紅,真的好可愛

"對了馬可,你有手機嗎?"
"有啊...但是剛剛在車禍大概已經被撿到警察那裏了吧,我爸媽應該會把我的包包領回來"
"那麼,這是我的手機號碼"
我隨手撈起病床旁的紙和筆寫下一串數字遞給馬可
"你收著,我之後會再來看你的"
"嗯...謝謝你,約翰"

"好好休息,保重"

我再度傾身快速的吻了他一下,並趁他還沒惱羞成怒之前趕緊逃離病房




這是我們的初遇




之後我幾乎每天都會去探望馬可,反正高三畢業前的生活咎意自在毫無壓力,也開始慢慢的從每天的相處中一點一滴的認識現在的他

原來馬可是家中的獨子,他們家原本是在偏僻的故鄉地區,後來因為馬可考上都市裡的大學的關係,正好父親找到工作上班的地方也靠近那裏,於是他們一家為了方便決定搬到城市裡生活,我遇見他出車禍的那一天他正好到大學去辦理入學手續,而且巧的是竟然和我考上的大學是同一間,連我們要唸的科系也是同樣的

"真巧!這樣就可以和馬可變成同學了"
"是啊,以後請多指教了,約翰"
窗外是蔚藍的天空與蟬聲連連的綠色樹蔭,在溫暖明媚的陽光剪影照射之下馬可開心的笑了,這樣的情景美得簡直像是在作夢一樣...不過我很清楚這不再是夢,是能夠觸碰得到的真實

"約翰"
"嗯?"
一邊看著馬可津津有味地吃著我替他削好的兔子蘋果片,我邊回應他

"你有遇到....其他的人嗎?"
其他的人?啊啊,指的應該是艾倫他們吧
"沒有....目前為止我只遇到你而已"
"是嗎........"

馬可稍微感到失望地垂下了肩膀

"好想,看他們現在的樣子呢"
".........會遇到的,放心"

不管距離多遠,不論有多少隔閡,只要還活著,總有一天一定能相遇;我握緊他的手,勾起嘴角投給他一個微笑
"......嗯"



像是跟著回應似的,馬可的手也握緊了我的










END








後記:

其實之前就一直很想寫這兩人轉生後的相遇現代梗,無奈都沒有靈感,今天一個午覺睡起來就莫名其妙地開始動筆,我想大概也跟看完第13話有關吧(抹臉)很想好好的治療一下我背動畫組進度衝康的創傷.....(哭



Comments

 
大大妳好!
我很喜歡妳寫 約翰夢醒後,在思考馬可是否也在這世界 這段
腦中還記有著前生的記憶真的是很痛...
難怪轉世需要喝下孟婆湯 如果保有記憶應該會很痛苦吧

然後
他們在病床上纏綿-/-
我看約翰根本忍不住惹吧>口<!
若他們生活在這個時代會過得比較幸福吧ˊˇˋ
Re: 路人丙 
你好!又見面了(笑
在以約翰的視角寫的時候思考很多,在夢中除了對艾倫的互看不順眼,暗戀米卡莎,恐懼和巨人戰鬥,最鮮明的應該就是和自己相處最融洽時間也最短的馬可,當然其中如果多了感情成分更是如此
很多巨人的轉生相關文都會提到角色在做夢時得知自己的前世,這是個很通用的設定,其實如果真的喝下孟婆湯而忘記的話,約翰就不可能再度見到馬可(是說外國也有孟婆湯這回事嗎(歪頭
如果眼前的人是前世到現在依然還愛著的人,任誰都忍不住吧(笑)創造這個世界,就是希望他們能幸福,能讓他們體會這個世界的美麗

« »

08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