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貝爾托特x馬可

Category: 短文  






※短篇注意,Coming closer的接續(?

※R18注意!這裡的貝爾和馬可有點崩

※配對為貝爾托特x馬可,是的你沒看錯
 













持續了三年同進同出的大鍋飯生活,隨著訓練兵團的畢業審考進入尾聲,訓練兵們都明白,除非選擇同個兵團,不然大家之後就要各奔東西再也無法常常見面

再過一天,就是104期訓練兵們該做出抉擇的時候了



"貝爾,你已經選好要去哪個兵團了嗎?"
被呼喚的貝爾托特低下頭,看著窩在自己懷裡的馬可,嘴角難得的彎起
最近晚飯過後的空檔,兩人總是會一起偷偷潛進附近沒有人煙的破舊倉庫,那裏是專門堆放床墊與棉被甚至是體能訓練用軟墊的地方,在地上鋪個墊子坐下,兩人天南地北的聊著,有時是考試的解答方法,有時是立體機動裝置使用的訣竅,或是兩人乾脆就這樣擁抱著,讓時間靜靜的流逝直到聽見遠方的敲鐘聲
不過偶爾還是會擦槍走火,畢竟是兩個正值青春期16歲青澀的大男孩
貝爾總是非常溫柔體貼,雖然大部分時候是他會主動要求,但是除了愛撫和親吻外絕不會做出越過底線的行為,就像上次在寢室那樣,最後都會以兩人達到高潮作為結束

恰巧今晚是畢業晚宴,兩人有默契的吃完飯後一齊早早離席,瘋狂慶祝的同期生們絲毫不會察覺熱鬧的大廳少了幾個人

"嗯....雖然我很想進憲兵團,但是萊納已經決定要加入調查軍團了,我也只能跟著他"
貝爾托特這麼說,聲音細的幾乎不可分辨,他把馬可摟緊閉上了雙眼

他一直都很清楚,也並不期待馬可會放棄約翰喜歡上自己,只要馬可的目光願意停留在自己身上就算是一秒那便是幸福的事,但是他同時也體會到自己所隱藏的另一面永遠比想像中的還要更加晦暗而沉重,像是無情的鎖鏈般牢牢的束縛住提醒他永遠別想逃離

"說的也是呢....你和萊納是同鄉,要是加入調查軍團,就有機會可以回去"
笑了笑,馬可伸手撫上那頭柔軟的黑髮,手指捲起髮尾輕輕玩弄著

馬可在內心對於貝爾托特抱持著歉疚,明明對方就是這麼好這麼溫柔的人,自己卻因為無法放棄喜歡約翰而始終沒有給他正一個正式的回應;他在意貝爾托特,卻無法像喜歡約翰那樣喜歡上他,現在這樣接受著對方一廂情願的撫慰,讓馬可越發厭惡鄙視無法對他坦率的自己

甚至他內心還有點期望對方會和自己一起加入憲兵團......


"馬可你就放心和約翰一起去內地吧,起碼那裏的生活無虞,也不會有性命上的危險,你一定可以把憲兵團的工作做得很好"
貝爾托特握住馬可把玩著自己頭髮的手,輕柔的吻印上額頭,而後細碎的落在馬可的眼角與臉頰
"貝爾......."
對方嘴唇細細磨蹭著自己臉頰讓馬可瞇起雙眼,貝爾托特真的很溫柔,一直都為他著想,自己卻無法為對方做到些什麼,這樣想著的馬可抬起手臂環抱住他
"嗚、馬可!?"
查覺到自己耳垂上傳來一股濕潤溫熱的觸感,貝爾托特顫抖著倒抽一口氣才發現是馬可正在輕輕舔吻自己的耳朵,沒見過如此主動的對方,內心感到驚喜無比的貝爾托特表面上還是必須佯裝著鎮定的樣子出聲警告

".........馬可...你這樣的話,我無法保證自己等等會做出什麼事...."
"───────..........做吧"
"什麼!?"
嚇得地瞪大雙眼,因為馬可說話的音量太小,貝爾托特還以為自己幻聽了,他再次貼緊耳朵,得到的卻是對方些微顫抖緊張的嗓音,炙熱的吐息中包覆著更加露骨的誘惑

"可以.....抱我嗎......?"









黑髮男孩小心,的用手指與舌尖細密的愛撫著身下的人

怕時間拖得太長,貝爾托特提議熄燈之後約在同樣的地點,馬可低下頭紅著臉答應了,那惹人憐愛的表情讓他感覺到內心慾望被淺淺的挑起;當稍晚兩人再度擁抱時,一切的一切都失去控制
"真的不會後悔?"
即使兩指已經陷入濕潤的後穴攪動,懸著一顆心的貝爾托特還是不厭其煩的問,他害怕對方會受傷,會後悔,不管是身體還是內心
"嗯....不、會.....啊!那裏......"
在對方的手指富有技巧性的刺激之下,馬可趴在軟墊上不住的呻吟喘息著,曲線漂亮的背脊滲出一層薄汗在月光照射之下反映出晶瑩剔透的光澤,後腰與臀部微微扭動迎合對方的手指深入自己,像是在渴求還要更多
親吻著馬可濕溽的後頸,貝爾托特喘著氣一邊抽出手指,一邊將下身的硬挺抵了上去稍稍磨蹭,光只是頂端接觸就感覺到敏感的入口微微的收縮,溫度高得像是被融化一般柔軟
"....我要進來了,痛的話稍微忍耐一下"
"嗯......."
對準穴口後緩緩地將其推入,溫暖的甬道緊緊的包覆著自己的前端,貝爾托特咬著牙勉強忍住射精的衝動,直到整根都沒入他的體內
"啊.....啊嗯.....貝爾....."
感受到對方的炙熱進入了自己,羞赧的紅暈佈滿雙頰,貝爾托特那裏的尺寸比起自己大了些許,初經情事的他雖然感到些微疼痛卻同時有股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異樣感,對方彎下腰親了親他的耳朵,身軀前傾時似乎又更加深入了,他不禁蹙起眉頭
"還好嗎?"
"嗯、哈啊....可以喔......."
得到對方的同意,貝爾托特抹去額上的汗水,捏住他細嫩的臀部開始由緩漸快的抽送起來
"啊....貝..爾.....哈...啊啊.....嗯..!"
馬可承受著後穴被頂弄的衝擊叫出聲,眉頭又擰的更緊,怕太大聲被教官發現的貝爾托特將兩根手指伸入對方的口中;馬可的身軀的肌膚因為高溫被染的潮紅,咖啡色的雙眸充斥著朦朧的情慾,濕淋淋的汗水混著眼淚從臉頰沿著下顎滴到軟墊上,柔軟的唇瓣與舌尖不由自主輕輕含弄著在口腔裡翻攪的手指,讓壓抑在喉間的呻吟顯得更加煽情,臀部被毫不間斷的抽插撞擊得微微紅腫,貝爾托特不禁將他翻過身再度插入,低下身啃咬他的肩膀,想讓他更加的沉浸在快感之中
"嗯....哈啊....不...要.....!"
斷斷續續的呻吟之中聽到最後兩個字,貝爾托特真的停下動作,輕柔的撫著身下人的臉頰擔心又再度湧了上來,難道他反悔了嗎?
"馬可...感覺不舒服嗎?"
"不.....貝爾.....不要....死"

馬可的瀏海跟著汗水貼附在額上,他一邊喘著息一邊低喃,他吃力的伸出發抖的雙手,掌心撫觸著壓在自己身上的貝爾托特,晶亮的淚水奪眶而出

"不要.....不要死....嗚嗚....."


不要死,不要死
好害怕,好害怕貝爾加入了調查兵團有去無回,畢竟調查兵團陣亡與人員耗損率不是空穴來風,他害怕不久後的未來自己可能會替眼前的人收屍哀悼,一想到這裡他恐懼得掉下眼淚哭花了整張紅通的臉

".....我不會死的...馬可....."
貝爾托特強忍住心中對於馬可說出這番話的衝擊,他勉強的扯開笑容,輕輕吻去對方臉頰上混著汗水的淚珠,下身又再次前後動作起來

"啊啊!!貝爾.....貝...爾.....嗚..哈啊啊......!"

不要死,不要死
一想到明天他們商量好必須要執行的計畫勢必又會造成大量的死傷,貝爾托特感覺到胸口好像有什麼糾結在一起,他以為自己的心在五年前早已死去,但是在扮演士兵和大家和諧相處時,他感受到了些許的快樂,同時罪惡感卻不斷的侵蝕著自己

馬可...是你,讓我感覺到罪惡

但也是你,讓我感受到了快樂啊.......


神啊.....我是個罪人...可是求求祢,明天讓這個人活下來,和他所愛的人安全的到內地


祈禱般的跪在墊子上,貝爾托特雙手緊緊環抱住馬可,身下的衝刺直到兩人達到頂點才慢慢停止,替自己和馬可做了簡單的清理之後兩人在回到寢室的路上都沒有再說話,只是在快到寢室時相互親吻,或許他們都明白這已經是最後


貝爾托特看著熟睡的同鄉,躡手躡腳地爬上去並嘗試不吵醒任何人,順利的鑽到棉被裡終於可以好好喘口氣時───────

"去的真晚.....貝爾托特"

"萊納!?你....還沒睡啊........"
貝爾托特心虛的半個腦袋伸出棉被,看到鄰床的萊納的眼神似乎有些責備
"你在熄了燈之後就出去怎可能不被發現,不過算了....我不會追究你和馬可出去做了些什麼,只要你別忘了明天是多重要的日子就好"
"對不起......"
被萊納這麼一說,貝爾托特邊道歉邊更加心虛撇向別處避開萊納帶有壓迫力的視線,後者無奈的嘆了口氣,伸出手揉了揉貝爾托特黑色的頭髮
"明天......就拜託你囉,貝爾托特"
"...........嗯"










在焚燒的煙灰與屍臭味瀰漫之中,貝爾托特遠遠就看見了馬可‧波特的遺體就在那裏,他很想飛奔過去卻身不由己,握著拳頭等到約翰親自發現後,他才壓抑住情緒轉過頭去處理別區的屍體,並盡量讓自己腦海裡不去想那個善良的男孩,可是眼淚違背他的意志從臉頰流淌而下滴落,弄濕了裹著自己口鼻的布罩

一直到最後都沒能告訴他的話語,看來只能請他再等一等了.....等我過去,親自告訴你

─────馬可









END


後記:
嗯...最近大多時間都泡在水裡,前面寫的幾篇貝馬讓我想把這兩人之間的關係做個結束(因為馬可去世的關係總要結束)也描寫兩人對彼此的想法
很可惜這對在原作中沒有太大交集(但我覺得是諫山沒有多去描述那三年間大家相處的情形)最後馬可如願以償的讓約翰注意到自己,卻是以死亡為代價交換,所謂現實或許真的就是如此殘酷

Comments

« »

10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