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紫色鳶尾花】【器皿】-江雪左文字X山伏國廣

Category: 短文  






※兩篇R18小品,懶得分開發就搞一起了
※變態江雪出沒注意(乾
※兩篇都是江雪X山伏,怕踩到雷請快逃命,我是認真的
※!第一篇尿道鋪類注意!

 

【紫色鳶尾花】





想看他在羞恥的極限下發出哀求


在江雪左文字和山伏國廣開始交往後,這個念頭在前者的腦袋一直盤旋不休,或許是因為山伏平日總是那付大而化之的樣子,雖然私底下兩人親密時山伏那害羞的表情很可愛,但是江雪認為還不夠


"山伏....感覺如何?"
"唔、有點....奇怪...嗯...."
昏暗的和室裡,只有兩人的低語和喘息,江雪輕輕舔過那鑲滿汗水的脖頸,纖細的手指毫不安分的撫摸著山伏健壯的胸膛,滾燙的溫度在兩人密合的身軀之間散開,隨著律動,江雪的目光從山伏身上豔麗的刺青轉移到身下那朵醒目的紫色鳶尾花
不知從何時開始,每天江雪會從內番的田中摘取一朵紫色鳶尾花送給山伏,兩人確認彼此的心意後,他依然維持著這個習慣,所以今天早上也按照慣例摘了一朵

而現在,那朵紫色鳶尾花的花莖,正插在令山伏覺得羞恥的頂端洞口

今早趁著一起在田裡工作,江雪提出了修行的邀約,那時山伏還天真的以為是要在禪房裡打坐冥想之類的修行,直到在暗房裡被束縛住雙手褪去衣裳,江雪拿著手中的花頂在洞口上緩緩的進入....
"啊...痛.....!"
剛開始尿道被異物入侵的感覺非常強烈,甚至帶點疼痛,即使是歷經長久修行的山伏也無法保持往常的鎮定,他忍住幾乎快迸出的淚水,咬著牙企圖掙扎表達反抗,卻被江雪強硬的壓住,而且每動一下花莖就進入一點,刺痛感也更加鮮明;當江雪安撫似的輕吻山伏緋紅的眼角時,那修長的花莖幾乎整根沒入,只剩花朵留在可憐的洞口上,紫色鳶尾花配上紅腫的柱身,形成一種詭異的美感,讓江雪幾乎看得沉迷忘我
"這還只是剛開始呢,準備好了嗎?"
"準備什....咿───!?!?"
在沒有預兆的情況下,江雪掐住花朵往上拉的刺激惹得山伏倒吸一口氣,然後又往下插入,一來一回之間讓頂端溢出濕潤.除了疼痛外似乎逐漸萌生出些許快感,山伏不自覺繃緊身體隨著抽插扭動,表情也不像剛被插入時痛苦,滿是汗水的臉頰泛起燥熱的潮紅,江雪壓抑的低喘在耳邊響起,使山伏更加無法控制的發出誘人的呻吟
"哈啊....嗯、啊...."

還不夠,還想要讓你更加沉淪


這樣想著的江雪撫摸過顫抖的腰際,在山伏還沉浸在前方刺激所帶來的暈眩裡時,手指悄悄埋入後方緊密的後庭
"江、江雪殿!!後面....不....嗯...."
江雪熟知山伏身體的敏感點,指尖很輕易的尋找到那處地方反覆攪動按壓,對方的腰馬上軟了下去,任憑身後的人一前一後的夾攻蹂躪,約20分鐘後江雪的耐心得到了回應,山伏開始焦躁的扭動身軀,看向江雪的眼神中帶著明顯的哀求與慾望
"嗚......啊啊.....!"
"怎麼了?....不舒服嗎?"
江雪當然知道山伏想要什麼,不過他還是假裝好意的問對方,身下的動作隨著提問越發激烈,山伏張大嘴不住的顫抖身軀連完整的句子都吐不出來.唇邊的唾液延著下巴滴落在胸膛上,後穴已經濕潤得可以吞下三根手指,進出時發出的嘖嘖水聲在空蕩的房間裡顯得特別清晰
"啊啊啊!!唔、嗚嗯......"
"山伏...求我的話,我就幫你"
"怎麼...嗚....拙僧...那種話、拙僧沒辦法....!"

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理智已經被快感衝擊的一絲不剩,不論身前還是身後都被輪番刺激著,想射精的欲求充滿無法思考的腦袋,因為花莖堵住洞口無法得到釋放,頂端腫脹得由紅快變成紅紫色,健壯的身軀泛著情慾渲染的紅暈,紺青的短髮早已被汗水浸濕,山伏感到下半身好像快要爆炸般的到達極限

"....求.....你...."
"大聲一點"

"嘎啊!江雪...殿、求求你...讓、我射...我想、想要射....嗚嗚....!"

聽到山伏拋去矜持發出的甜美哀嚎,江雪的嘴角難得彎起,他滿意的遵守約定,緩緩抽出花莖,在完全抽離頂端時後穴裡面的手指用力按住那個地方,山伏再也忍不住大叫出來,身軀劇烈的後仰形成完美的角度,濃郁的白濁從頂端射出落在榻榻米上,些許落在山伏結實的腹肌上順著線條流淌而下,形成淫靡的景象
"啊....啊啊......"
達到絕頂的身軀痙攣似的顫抖著,眼球上翻的山伏還沒辦法回過神,房間裡就響起了水聲,頂端洞口噴出淡黃色液體浸濕了被褥很快形成一圈水漬,性器不受控制一抖一抖的排掉些許尿水後才完全停止
山伏喘著氣慢慢回復理智,想到這樣失禁的畫面被江雪盡收眼裡,他感到羞恥極了,恨不得哪裡有個洞就想鑽進去不要出來了,實在太丟人了,自己的修行還是不夠

"辛苦了.....山伏"

江雪忍住想操他的衝動解開了束縛住山伏雙手的紅色繩子,心疼的撫摸被繩子磨擦到紅腫的手腕,然後把他擁進懷裡親了親,後者則是鼓起臉頰好似在抗議他方才無情的舉動
"那....床墊就交給江雪殿洗囉?"

山伏說著,俏皮的眨了眨紅色的眼睛


END







【器皿】


山伏常常找江雪飲酒,雖然本丸裡不乏會喝酒的付喪神,但是次郎喝醉後總是會變成纏人的親吻魔,日本號一天到晚除了睡覺外幾乎都在喝,找不找他似乎也沒什麼差別,岩融非常會喝酒,只是越喝他的嗓門越大,吵得讓人頭疼不已;而江雪不只酒量好,酒品也很不錯,就算喝醉了也很穩重不失分寸(只是臉色會比出陣時還要難看)

"拙僧一直在想...喝酒的器皿不是碗就是杯,好像也沒什麼新意"
".....有東西裝著,便能喝了,不是嗎?"
面對山伏的疑問,江雪只是像往常冷淡的回應,前者完全沒在意的大笑起來
"咖咖咖咖!江雪殿說得沒錯!真有一番深意啊!"
山伏也沒說錯,本丸裡用來喝酒的,除了碗和杯還有瓶,似乎都沒有其他替代品,盛裝酒的器皿....盛......印象中,江雪似乎在主上的一本書裡看過其他能裝酒的手法,那本書的內容滿是春畫,不堪入目

"山伏殿"
"怎麼了?"
"我想到還有什麼方法能夠裝酒了...."



"江、江雪殿!"
"什麼?"
"為什麼要拙僧脫光躺在桌子上....我們不是要喝酒嗎?"
"不要動,否則會漏出來的"
"漏?什麼會漏出....啊!!?"

江雪先讓山伏躺在木桌上,並要他夾緊大腿,然後不由分說把瓶中的酒倒在山伏股間,敏感的肌膚一接觸到冰冷的酒水立刻打顫,即使繃緊大腿盡力夾緊還是讓酒漏了出來,有些流淌下雙腿,有些滑落臀部滴在桌上,除了涼與濕潤之外,山伏有種失禁的錯覺
"江雪殿!這到底是....!?"
"這似乎叫『男體盛』....我在主上的書裡看過.是一種把人的身體當作器皿擺上食物和盛酒的裝飾"

所以是要在這種狀態下喝酒嗎!?山伏感到震驚,雖然在外修行時見識過不少奇事,但是用人的身體當器皿,對他而言簡直前所未聞,重點是主上到底都有些什麼書啊!?竟然有教這種奇怪的盛酒方法

"似乎....是要這樣喝"
"江雪殿!?...嗯......"
山伏眼睜睜看著上方的江雪撩起耳邊礙事的長髮低下頭,雙眼微微瞇起輕舔去流過大腿的酒,然後啜飲股間的,優雅緩慢的姿態就像是平日用碗喝酒一樣自在正常
"不要.....啊、那裡....!"
被酒沾濕的性器此時正在身上男人的口裡,他先是用舌尖在頂端洞口轉了轉,再含進嘴裡吸吮,舌頭與唇集中攻擊著敏感點,江雪的手也沒閒著的撫摸富有彈性的胸肌甚至揉捏刺激乳頭,山伏堅持不了多久就射在江雪口裡,酒精與精液混合一起的味道在口腔裡擴散開來
"哈啊.....江...雪....."
"唔,這樣的喝法......確實很甘甜"
吐出疲軟的分身抬起頭,江雪抹去唇邊多餘的液體露出微笑,被對方熱烈且充滿慾望的眼神注視著讓喘著氣的山伏感到兩頰發燙,他想逃開但是股間的酒還留著,各種情況下根本無法脫身
微弱的月光灑在山伏一覽無遺的健壯身軀,酒流過下半身的痕跡被照得晶亮,紺青的短髮與那兩抹艷紅的眼影,配上山伏羞恥卻又抵抗不了的表情,毫無疑問是幅讓人慾望高漲的情景,江雪情不自禁的鼓動喉間


"那麼...來盡情暢飲吧,山伏殿,夜晚還長得很呢..."


END






後記:
第一篇因為Afa桑給的靈感~純粹就是想寫被尿道鋪類然後很羞恥發出哀求的山伏,尿道鋪類是第一次描寫....其實還頗有難度的vvvvvvv至於為何是鳶尾花,因為江雪內番總是拿著......
第二篇則是想試看看男體盛,把山伏當作器皿的話,食物和酒應該都會特別香醇.......
總之作者有病( ry

Comments

« »

10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