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盡頭】

【只有你不在的世界】-KING→埼玉

Category: 短文  







※很清淡,放心吃
※平行世界梗,無法接受重新改寫請左轉
※KING→埼玉

 











這是一個關於最強男人的一生









沒有您在的世界,就像是胸口的空洞一樣虛無



今天KING又是一擊就打倒了在街上作亂的怪人,當他用袖子抹著拳頭上怪人的血跡時,旁人無不歡呼尖叫喧鬧不休,一聲聲的"KING帝王大人萬歲!!"刺痛著KING的耳膜,撿起地上屬於他的鴨舌帽戴上,在帽簷下他的湖水藍眼眸掃過周圍一圈歡騰起舞的觀眾,冷漠如同履薄冰



啊.....好吵





號稱地表最強男人的KING,他的過去就如同他每次擊敗怪人後立即離開現場一樣帶著神秘的色彩,無論是成為英雄的理由,身世還是強大的秘訣都無人知曉;只知道他在戰鬥時的恐怖威壓和強到不可思議的壓倒性的力量,嚴峻深邃的歐美人臉龐再加上三道讓人看了怵目驚心的疤痕,無疑是一個身為強者帝王的典範,疤痕甚至被人繪聲繪影的傳說是很久以前他和不為人知的神等級怪人戰鬥七天七夜所留下的,同時被英雄協會並列與超能力者"顫慄的龍卷"為最終兵器也是眾人皆知的秘密

當然了,協會上說的好聽是讚賞KING的強大,底子裡卻也有不少畏懼KING的能力的委員,認為應該限制其行動,或是定期接受協會的檢測及暗示以防止對方過強的能力說不定在哪天會毫無預期的暴走,但是因為KING並沒有不良紀錄,同時身上凝聚著世人的人望,仍需要民眾捐獻以擴展設施的協會在很久之前的投票就駁回了這項提案



"你的能力....很不尋常"

在某次S級英雄會議開始前,那個叫龍卷的綠髮女孩曾經飄在空中觀察著他,緊皺眉頭,瞪視他的眼神像是在看某種骯髒物似的,卻又像是在恐懼著什麼

"你也是啊"

嘴角輕輕地揚起,KING優雅的轉過身走開,他能想像那個不可一世的龍卷現在臉上的表情一定很好看



KING回到位於市中心的豪華大廈的住處,英雄協會提供一整層樓給他使用,寬敞得連健身房和游泳池都有,幾乎是極盡奢侈的享受,連食物和用品也是由協會提供最好的,不過後來因為KING的拒絕才沒繼續提供,他本身就不喜歡繁雜的事物,於是他便自己動手把環境佈置得簡單樸素看著舒暢


淋浴完後,KING從純白的浴衣裡掏出一把連著金鍊的鑰匙,走到角落的一道門前小心翼翼的轉開,緩緩開口的他語氣輕快,同時露出與外表不符的溫柔的微笑

".........我回來了,埼玉先生"

那是一個狹窄的小房間,與外頭裝潢截然不同,木頭地板上簡單的放置著被鋪與小茶几,擺滿少年漫畫的書櫃,一台液晶電視旁擺著小豬存錢筒,放置筆記型電腦的書桌,極為普通不起眼的佈置卻有大量整齊的泛黃照片與資料貼在牆上,明明看起來沒有人住卻一點骯髒與灰塵紛飛都沒沾染上,顯示出KING對這房間的重視程度

他打開房間的電燈,微弱的光線映照著房間,牆上照片的共通點都有一個黑色短髮的年輕男子,他時而面無表情,時而笑得開心,從小時候到到青年時期到出社會的成長痕跡都烙印在照片上,KING走到小茶几旁的軟墊小心的跪下,抬頭環視整個房間還有老舊的照片,他始終保持著那個溫柔的微笑,彷彿這個房間才是他真正的歸屬


埼玉先生...今天我又打倒了好幾隻怪人,現在已經沒有能夠與我的力量匹敵的人了,如今我是最強的英雄....世人都讚賞我的力量和事蹟,我卻覺得他們很愚蠢,協會肯定我的強大給了我舒適的這一切,我卻覺得內心好空虛....為什麼一點開心的感覺都沒有呢?



埼玉先生.....若不是那時候的意外,您絕對會成為比我更強,更受世人敬重的英雄




不,您會成為神



果然沒有您在的世界,是如此的無趣






KING還記得很清楚,初次相遇那天空氣中充斥著濃厚的血腥味,還有此起彼落的尖叫聲


面對突然出現的章魚怪人所有人都驚恐的到處逃竄,只有被怪人盯上的金髮男子嚇得腿都軟了倒在地上無法逃離,下一瞬間他感受到左頰疼痛無比,大量鮮血染紅了他的視線,四周陷入黑暗的他只能痛得在打上打滾,淒厲的哀號被震耳欲聾的跑步聲和尖叫聲埋沒.沒有人能理會他,因為大家都忙著自顧自的逃命,他以為到了27歲還一事無成的自己就要慘死在這裡


"喂,冷靜一點"
"怪人我已經打倒了"

耳邊傳來溫柔穩重的嗓音,金髮男子嚇了一跳,接著在對方的引導與安撫下緩緩睜開雙眼,發現剛才因為害怕過頭把痛覺都放大了,實際上傷痕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深,至少沒有傷到重要的眼球
眼皮陣陣刺痛,一時間還無法適應光線的視野中輪廓慢慢浮現,是一名穿著藍色體育服的黑髮男子,他全身上下都是傷,體育服也破爛不堪,他卻毫不在意,佈滿傷痕的臉上露出自信滿滿的微笑,讓金髮男子有種對方身上彷彿散發著光芒的錯覺

"哈哈...今天我贏得很漂亮喔"

語畢,黑髮男子毫無預警的倒在他身上,胸口多了一個大窟窿


他一輩子都忘不了那種胸口被撕心裂肺的悲痛所充斥的衝擊;黑髮男子溫熱的身軀逐漸冰冷並在他懷裡失去了心跳,直到男子的遺體被搬運走,身上沾染的鮮血逐漸乾涸




事後他藉著救命恩人的名義得知關於男子的資訊;他叫埼玉,是個平凡無奇的普通人,並沒有正式的職業,由於他甚少與人交往,連國中同學對他的印象也只有"這傢伙愣愣的,上課老是發呆惹老師生氣",最後是從警察那裏才得知他目前所住的地址
KING以"想幫忙整理好友的遺物"為由讓房東領著他去看埼玉的套房,一路聽房東說絕大多數民眾都已經搬離Z市,敢住這樣鳥不生蛋的危險地帶的也只有埼玉,不過埼玉是個好房客,從不給他添多餘的麻煩,這樣他就謝天謝地了,作為回報他總是會收房租算的便宜一些
陽光從窗簾緊閉的縫隙中微微透進木頭地板上,狹小的套房內有些混亂,佈置比想像中要簡單,從小茶几上剩餘的香蕉皮和只放置雞蛋與少許調味料的小冰箱來看,埼玉的生活很拮据,日常換洗的衣服很少,連空調也很久沒在開的樣子,他用沒被眼罩覆蓋的那隻眼環視整個房間,緩緩的吸了一口氣

"....埼玉先生........."

這裡就是埼玉先生曾經生活過的地方

KING想起埼玉曾經說過自己是基於興趣而想成為英雄的人,多麼的純粹而崇高,在他人生最絕望的危機時是埼玉犧牲性命拯救了自己,埼玉就是照亮他的光,他的神,他想為埼玉完成他的心願,為此他必須成為英雄,而且是最強的


於是他花數十年的時間不斷磨練,甚至放棄了自己最擅長的電玩以及擺脫宅男的興趣,熬過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終於成為獨當一面的英雄;以擊敗自稱是人類怪人的餓狼為基礎,協會給了他地表最強男人的美名,讓他享受榮華富貴的生活,民眾看著他無一不是像見到神一般的膜拜與崇敬


但是埼玉先生想成為的英雄僅僅只是這樣嗎?



抱著疑問,幾年後KING也發現就算自己已經這麼強了,這世界卻依然沒有改變,數量不斷增加讓英雄們疲於奔命的怪人,總是被協會做表面工夫所左右的盲目大眾,還有協會那些腦袋不知變通的上層

帝王的內心開始出現非常細小的裂縫


某天KING在駭入協會系統時無意間查到協會暗中在進行不人道的研究包括改造怪人,改造英雄,甚至是製造怪人,首當其衝為主的就是S級英雄金屬騎士,以開發各種強化武器為主要目標,平日S級會議從不現身,是個我行我素的英雄,所有實驗他都有參與,都是用於測試自己另外開發的機器性能
KING一直都知道協會會囚禁活捉的怪人,卻沒想到是為了在人類罪犯身上作實驗,他們想創造出比英雄更強的戰鬥機器,同時為了不讓金援中斷,怪人的出現與英雄的存在都是必要的,證據顯示出現的大部分怪人都是出自於協會的實驗室,除了製造一定程度的混亂也方便他們取得戰鬥數據,絕望時出現的英雄會讓恐慌的大眾更盲從的相信協會,而且不只協會,就連政府官員也參與其中,這之中的獲利程度遠超過想像,讓KING感到作嘔

殺死埼玉先生的.......是英雄協會,這個骯髒不堪的世界

深入調查的KING的信念在過程中逐漸崩毀,就像堆沙漸漸承受不了疊高的重量一點一滴的潰散,雖然他不完全信任協會,但起碼相信他們是以正義為出發概念的組織,至今KING也消滅了為數不少的怪人,為了世界和平不斷揮舞而染上鮮血的拳頭,現在卻成了被協會利用的凶器

埼玉先生,這就是您所憧憬的英雄的末路嗎......不應該是這樣的!!為什麼毀滅的是您...而不是這個世界....!!!





"KING大人!!S市有一個爆走的金髮生化人正在到處破壞!!!請求您到現場支援!!!...."
"我拒絕"

KING口氣冰冷的按下手機通話中止鍵,思考良久後撥下一組號碼



裂縫猶如蜘蛛網般散開形成美麗的窟窿,就猶如帝王對這個只有他不在的世界的絕望








如果能的話,他希望和那個男人一起墜落深淵


KING緩緩的走在空無一人的街上,捲曲的金髮隨風飄動,A市前四十八個小時已經發出災害等級龍的警報,S市周圍已經全毀,那個金髮生化人在把動力源完全消耗完之前是不可能停止破壞的,而且根據協會情報,生化人已經達到成為怪人的條件,災害再升級的可能性非常大,潛藏在各地的怪人們也趁這個機開始作亂,恐懼就像是殭屍的病毒般迅速蔓延開來,於是A市居民緊急撤離,只留下滿街的髒亂與大大小小的車輛,整座城市宛如空城,還能聽得見風在大樓間流轉而發出的聲音

"......."

好安靜

這是第一次KING走在街上能如此輕鬆柩意,他突然覺得這樣的感覺也不錯,聽不到那些愚蠢民眾的歡呼聲讓他彎起了嘴角,遠方已經開始燃起戰火,直衝天際的黑煙如同墨水般一點一滴的染黑整個水藍的天空

帝王跳上大樓欣賞著眼前的美景,然後下一秒就這麼毫不費力的,一拳打穿了英雄協會總部的外牆,請S級英雄金屬騎士建造的堅固外牆就像棉花糖一樣崩落,他喉間哼著輕巧的鋼琴第五協奏曲,彷彿一切就只是回到自己家把家門打開而已稀鬆平常
平日熱鬧的英雄協會總部,也已經沒有人聲,只剩下空蕩蕩又冰冷的隔間,還有某些機器持續運轉的聲響
其他英雄們的去向KING不清楚,但是關鍵的戰慄的龍卷在幾年前與餓狼的戰鬥中頭部重創,如今已失去發揮過往強大的念動力的實力,自然無法成為協會的救星與武器

KING輕而易舉的打開阻擋自己的每一扇門,最後他到達在總部地底下的研究實驗室,在那裏看到了一個身穿白袍的中年男人,地中海禿,灰白色的頭髮,明顯的暴牙,藏在眼鏡片底下銳利的神情讓人看了發毛

".......這不是KING嗎,請問有何貴幹?"
"有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外頭已經好幾個城市毀掉了,像你這樣的大英雄竟然還有閒情逸致在這裡要和我商量事情?"

"你沒有資格這麼說我喔,波佛伊...金屬騎士,製造大量殺戮武器,還幫著協會製造怪人的兇手,若是我這麼說出去,你也別想安然無恙逃到國外繼續你的研究了,對吧?"

面對眼神與言語中充滿蔑視的KING,波佛伊的眉頭緊皺,額上浮現出斗大的冷汗,雖然平時從不以真身示人的他壓根沒把這個最強男人放在眼裡,但連笨蛋都可以感覺得到,眼下對方似乎非常憤怒,一個弄不好自己可是連屍骨都會消失殆盡

這是第一次,金屬騎士感到恐懼為何物



"請告訴我......能夠穿越時空的方法"



這是男人最後的記憶








當他醒來時,自己已經處在一片一望無際的黑暗之中,全身猶如浸在溫水裡般輕飄飄的,頭卻像是被重擊過一樣昏沉又疼痛,他搖了搖嗡嗡作響的腦袋試圖回想自己是怎麼到這個鬼地方來的,在漫長的意識流動之間一個名字逐漸浮現出來

『埼玉......』

嘴裡吐出這兩個字的同時,男人感到心臟揪痛著


.....對,自己是為了見到那個人而來的,為了那個人他什麼都願意,那個世界怎麼樣已經無所謂了,應該說他已經受夠了

什麼最強英雄、什麼英雄協會、什麼生化人、什麼維持世界和平.......全部都見鬼去,這些囚禁折磨自己的存在...只有那個人........


埼玉,他的救命恩人,他的英雄,他所追隨的純粹光明,只屬於他的神

埼玉......埼玉..........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埼玉先生........


埼玉先生!!!!!!!!!!!!


男人失控放聲嘶吼著,腦袋充滿了對他扭曲的情感,如同甘蜜、如同毒藥腐蝕滲透進骨髓,胸口已經痛到快要撕裂開來,黑暗的窟窿深不見底,若是他此時能夠哭泣,從眼眶中所溢出的也絕不會是清澈透明的淚水,而是吞噬自己的汙濁的黑暗

恩情、崇拜、追隨、思念






原來愛是這麼的痛徹心扉,這麼的熾熱激烈的情感,超越一切所能觸及,男人一直以為自己離這種情感很遠甚至一輩子不會去碰,而現在卻只有他達到了如此絕望深沉的境界



一面鏡子突然出現在男人面前

他一步步的走近,歪著頭,瞇起雙眼細細的端詳著鏡子裡的倒影,才伸出手輕輕的觸碰,指腹接觸到冰冷的鏡面時瞬間破碎掉落,只留下自己

傷痕相反的自己

那個長久以來一直反覆折磨著自己的痛楚與無力感此時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黑,黏稠又溫暖的入侵了全身的細胞之中,那是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就像是把原本就屬於自己的一部分注入了自己不完整的身體裡,完美的結合融為一體

男人原本水藍色的眼眸被如同鮮血般的暗紅覆蓋,他面目猙獰,咧開嘴角愉悅的笑了起來










"KING~~~快點來看,你的電視有點怪怪的啊!"

"埼玉氏,不要告訴我你剛剛已經用拳頭敲過它...."
"我才沒有!!剛剛打電動到一半就.....是短路嗎?"


"老師,不介意的話請讓我來修理這個電視"
"傑諾斯氏!行行好把手裡的那些工具收起來....這可是我家裡唯一的一台電視啊!"




男人被黑暗中唯一的光源吸引過去,隔著那片像是毛玻璃的東西他看到了模糊的影像,雖然三個人影正七嘴八舌的討論事情,但其中一個聲音,不論過多久他都能夠立刻認出來

那三個人的樣子逐漸清晰,現在正瞪大雙眼在看著自己


那張臉是.....他日夜思念的埼玉先生!!!可是竟然變成了禿子!!??
在禿子身後的是一名金髮青年,男人並不認識他卻總覺得有些面熟,而擠在最旁邊高大的男子長相凶狠,但那懦弱又沒用的窩囊模樣....該不會是.....

另一個世界的自己—————————!!!!????



這過於脫線的設定讓男人震驚得腦袋一片空白


一場大混亂,即將開始




END

Comments

« »

06 2017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這是我

須賀

Author:須賀
腐女子但並非什麼都腐
貓控
冷門CP至上,大多
雜食性無節操,BGBL百合屬性通吃,請注意
◎一拳超人
KING天使最高!
主吃琦玉KING
師徒,原子師徒

◎進擊的巨人本命:
山奧超級Love
貝爾托特x萊納(逆可通吃
約翰馬可(逆可

◎海賊本命:
克比x貝魯梅伯老夫老妻
薩波x多拉格
不死鳥マルコ是我心靈的愛
シャンマル是老夫老妻模式
白ひげ海賊団
W7
CP9
アイフラ
アイパウ

◎閃11:
染雙吹染

◎屍鬼本命:
尾崎敏夫
辰敏


拍手or留言or餵食大感謝
這裡歡迎任何人的批評指教與搭訕,相對請注意禮節

噗浪
P站
請來踩它(掯
加為好友